《禅露》 杂志

在成佛的路上勇往前进——印度、尼泊尔朝圣记

 

 

 

如果把发生的事情都印在石头上,那么,你就可以在我的每一个台阶上读到许多昔日的故事。你如果想听过去的故事,那就请你坐到我的台阶上来;只要你侧耳细听这潺潺的流水,你就可以听到过去无数动人的故事。

——泰戈尔(印度诗人)

 

两千五百多年前,人类伟大的觉者释迦牟尼佛诞生在蓝毗尼花园。在佛陀的一生中,他的双脚行走在古印度广阔的天地间,为后人留下了最神圣的圣迹。如今,到佛的国度朝礼佛陀诞生、出家、修行、弘法、涅槃的圣迹,感受佛陀的呼吸与思想,成为每一位佛弟子毕生的愿望。

前些年,恩师永信大和尚发愿,在他1995年第一次去印度朝圣后,希望能够时隔20余年后,再次踏上佛陀的故土,去感悟佛陀的伟大。2017年11月10日,众缘和合,由恩师永信大和尚率团,一行32人顺利成行,并圆满完成为期十五天的朝圣之旅,这亦是我们累世的宿缘和福报。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感恩师父的慈悲,感恩同参善信的护持。一路上,感悟良多,受益匪浅。

 

第一天  北京——上海——新德里

清早,我和师父赶往首都国际机场,办理登机牌、安检、过海关,一切就绪,距离登机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在候机室里静静的等候,师父在盘腿打坐,我坐在一旁,揣度着印度的神圣,天竺的绚烂。

我们所乘坐的航班需要在上海中转,其他团员也在浦东机场准备登机。我们汇合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讨论起此次朝圣之行的殊胜。菩提树、鹿野苑、灵鹫山、那烂陀、王舍城、毗舍离、祗园精舍、拘尸那迦,无法想象此次朝圣之行将给我们的心灵带来怎样的洗礼。

 

 

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抵达印度新德里机场,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多,办完手续出来,天色已黑。但新德里机场的一组雕塑让人眼前一亮,一组佛手在到达大厅里显得那么美妙绝伦。佛教流传千古,置身历史长河之中,数尽了代代风流人物,刹那轮回,转入今朝,如弹指一挥间。

 

第二天 新德里——阿格拉

经过一夜的休整,大家都精神饱满。朝拜佛陀的圣迹之前,让我们先感受一下古老的印度文化。

在印度,闻名于世的建筑应该是泰姬陵,我们曾在地理课本上有过粗浅的认识。经过四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阿格拉,一睹这座建筑史上的一大奇迹。

举世无双的建筑配上举世无双的爱情,成就了举世无双的泰姬陵。不曾拥有爱情的泰姬陵,只是华丽精巧得让人动容;拥有过爱情的泰姬陵,却更加生动的讲述着这个流传千古的动人爱情故事。

 

 

泰戈尔说过“泰姬陵是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沙·贾汗是印度莫卧儿王朝的皇帝,来自波斯的泰姬·玛哈尔深得沙·贾汗的宠爱。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泰姬在生下第14个孩子后死去,沙·贾汗悲痛万分,动用皇权,倾举国之力,费22年时间,为爱妻建造了这一精美绝伦的陵墓。

陵墓的正前方有着高耸的拱门,宏伟俊美。通过拱门,视野豁然开朗。笔直的通道由红石铺成,两旁是人行道,中间是一条清澈的水渠和一个大水池,四周郁郁葱葱。通道对面便是泰姬陵。

泰姬陵用洁白的德干高原大理石修建而成,一座优雅匀称的穹顶寝宫建造在正方形的大理石平台上。四周各有尖塔,略向外倾斜,若发生地震,也不会伤害到圆顶寝宫。

寝宫墓室的壁上装饰有五彩缤纷的宝石镶嵌而成的各种图案。精美的镂空,繁密的饰纹,若不是工作人员的招呼,它的美足以让人止步不前。

离开泰姬陵,我们来到阿格拉堡。阿格拉堡位于亚穆纳河畔的小山丘上,距泰姬陵约15公里,全部采用红砂岩建造而成,外形雄伟壮观,城内的宫殿,虽经历漫长的岁月,多已失修,但画梁和墙壁上精巧的雕刻与设计,仍隐约保存着昔日富丽堂皇的风貌,是印度伊斯兰顶峰时期的代表作。

 

 

阿格拉堡有一座八角形的石塔小楼,登临塔顶,极目远眺,可以看到举世闻名的泰姬陵,前面就是亚穆纳河,与阿格拉堡遥遥相对。据说,当年沙·贾汗王被其第三子幽禁在这座古堡时,经常默默地坐在小楼中,怀着无限的思念之情,望向泰姬陵,似乎在倾诉他那一颗孤寂哀伤的心。

 

第三天 阿格拉——新德里

清早,我们从阿格拉出发,四个小时的车程将我们又带回到新德里。下午的行程主要是参观印度国家博物馆、拉克希米纳拉扬印度教寺庙和印度门。

印度国家博物馆是一座白色廊柱的三层建筑物,坐落在一条不是很热闹的街道上,由铁栏杆组成的围墙,两侧陈列着古代石雕的回廊,引导参观者进入一个个代表着古印度各时代特色的展室。它是印度最大的也是文物收藏最丰富的博物馆,据说拥有将近二十万件印度及外国的艺术品。

 

 

印度国家博物馆殊胜之处在于,它珍藏着佛陀的肩胛骨舍利。在永信大和尚的带领下,大家极为欢喜地绕塔三匝,齐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虔诚礼拜佛陀真身舍利。能够与佛陀舍利近距离接触,这让大家无比欣喜与感动。

 

 

瞻仰佛陀舍利后,我们离开了印度国家博物馆,来到位于康诺特广场西侧的拉克希米纳拉扬印度教寺庙。该寺庙采用奥里萨建筑风格,建在与公路相连的一座高台上,远远可以望见一组弧锥状的高塔,绛红色与白色互为映衬,十分醒目,最高的塔约165英尺。寺庙建筑雕刻美轮美奂,另外还存有反映印度教神话的精美图画,是印度传统文化的代表。由于印度教派间不时发生冲突,寺庙门前都由军人看守,相机、手机均不准带入。

印度门是新德里最著名的建筑,它是印度首都的一个地标。印度位于新德里的拉杰巴特街东端,巍峨耸立在王子公园中心。它的外形与法国巴黎的凯旋门相似,所以又被称作印度的“凯旋门”。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印度以战后的国家独立为条件协助英国作战,先后有九万多印度士兵奔赴战场壮烈牺牲。然而在付出巨大的牺牲后,印度却并未获得独立。为了安抚印度人民的不满情绪,由英国政府出资于1921年修建了印度门。

 

第四天 新德里——瓦拉纳西

今天,我们要离开新德里前往瓦拉纳西。因为飞机晚点,我们抵达瓦拉纳西已是下午。在酒店安顿好后,我们即前往恒河。

恒河是印度的灵魂。恒河对于印度教徒,是最为神圣的象征。大多数印度教信徒终生怀有四大乐趣:敬仰湿婆神、到恒河洗圣水澡并饮用恒河圣水、结交圣人朋友和居住在瓦拉纳西圣城。千百年来,朝圣者的足迹遍布了恒河两岸,诗人、歌手常常游吟于河畔。时至今日,恒河沿岸仍是印度的精粹所在,也可以说,恒河就是印度的灵魂。

大巴车是无法行驶到恒河岸边的,所以我们选择人力三轮车前往。三轮车穿梭在拥堵的瓦拉纳西的车道和人群中,抵达时天已黑尽。我们登上一艘小船,由岸边驶向河中。此时,盛大的恒河女神崇拜灯仪已经开始,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聚集而来,岸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我们点燃象征智慧的莲花灯,在永信大和尚的领带下,虔诚唱诵着《供灯偈》、《心经》,并回向法界众生,最后将明灯放入恒河中。一排排明灯飘浮在恒河上,为黑暗中迷惘的众生带来一线光明,全体成员共同祈愿众生吉祥平安、早日成就。

 

第五天 瓦拉纳西——鹿野苑——菩提迦耶

早上五点,我们再次来到恒河边放生,欣赏恒河的日出。在永信大和尚的带领下,我们唱赞、诵经、皈依、回向。让这一条条生命重新回归自然,早成佛道。

 

 

此时,东方的天际已显出鱼肚白,我们静静地等候着日出的到来。不久,黎明打破了沉寂的黑夜,光明普照大地。恒河的日出没有阿里山日出那般绚烂华丽,却透露着一股沉着朴实的美感,宛如母亲的笑颜,亲切而又温馨。恒河两岸之景映入我的眼帘,一些小贩早早起来做生意,沿岸长长的阶梯坐着一些看日出的人,有人在恒河祷告,也有人在恒河洗澡,岸边停着一艘艘船正随着水波轻轻摆动着。在经典中,佛陀常以恒河沙作比喻,所以,对于恒河我总有一份熟悉感。

从瓦拉纳西出发,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便来到了佛教四大圣地之一的初转法轮地——鹿野苑。

佛陀开悟成道后,来到鹿野苑向阿若、憍陈如等五人,宣说四谛、十二因缘、三十七菩提分等教说,使五人皈依,成为最初佛弟子。鹿野苑是佛陀49年说法的起始,也是佛法弘化世间的起点,佛教正是从这个地方开始具足了三宝。今天的鹿野苑和菩提伽耶已成为印度的两大佛教中心。这里常年都有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朝拜。修行的信众都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希望在圣地得以开悟。

鹿野苑的旁边,至今保留着阿育王时期为纪念佛陀在此初转法轮的答枚克佛塔,巍峨高耸,让人肃然起敬。永信大和尚带领大家绕塔三匝,唱诵经典。

 

 

凝望着园内一座座殿堂遗址和巍然屹立的答枚克佛塔,我的思绪穿越时空,回到了仙苑的昔日……

中国晋代高僧法显和唐代高僧玄奘都曾来过此地朝圣。法显的《佛国记》中记载:“复顺恒水西行十二由延,到迦尸国波罗柰城。城东北十里许,得仙人鹿野苑精舍。此苑本有辟支佛住,常有野鹿栖宿。世尊将成道,诸天于空中唱言:‘白净王子出家学道,却后七日当成佛。’辟支佛闻已,即取泥洹,故名此处为仙人鹿野苑。世尊成道已,后人于此处起精舍。佛欲度拘驎(憍陈如)等五人,五人相谓言:‘此瞿昙沙门本六年苦行,日食一麻、一米,尚不得道,况入人间,恣身、口、意,何道之有!今日来者,慎勿与语。’佛到,五人皆起作礼处。复北行六十步,佛于此东向坐,始转法轮度拘驎等五人处。其北二十步,佛为弥勒受记处。其南五十步,翳罗钵龙问佛:‘我何时当得免此龙身?’此处皆起塔,见在。中有二僧伽蓝,悉有僧住。”

公元七世纪玄奘赴印时,这里仍十分兴盛,《大唐西域记》记载:“鹿野伽蓝,区界八分,连垣周堵,层轩重阁,丽穷规矩……渡婆罗尼斯河东北行十余里,至鹿野伽蓝,台观连云,长廊四合。僧徒一千五百人,学小乘正量部。大院内有精舍,高百余尺,石阶砖龛,层级百数,皆隐起黄金佛像。室中有鋀石佛像。量等如来身,作转法轮状。精舍东南有石窣堵波(佛塔),无忧王(阿育王)所建,高百余尺。前有石柱,高七十余尺,是佛初转法轮处……”

随后,我们参观了鹿野苑考古博物馆。这里珍藏着笈多王朝时期的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像以及阿育王石柱柱头。特别是这四狮柱头,它已成为印度共和国国徽图案,印度的钱币—卢比上也有它的图案。所有的阿育王石柱都是用一整根石头雕刻而成,包括柱头在内。阿育王石柱雕刻着四头狮子,这四头雄武的狮子皆背对背蹲踞,分别朝向四个方向。表示了佛法四圣谛的精髓将遍传四方,张开的狮口代表佛法将如狮吼般震摄众生心中的无明妄念。狮背上扛着一座巨大的法轮,象征着佛法从鹿野苑开始,向世界各地转动正法巨轮,传播灭苦法音。四只石狮下面是一座圆形的基座,四周分别刻有大象、马、牛和老虎,都作奔跑之状。每只动物之间都用象征佛法的宝轮隔开,寓意相当明显,强调“法”的弘扬在此起跑而行进不懈。基座底层是一朵钟形倒垂的莲花。整个柱头华丽而完整,并且打磨得如玉一般的光润。

这完美的经典设计,使它成为孔雀王朝阿育王盛世的顶级艺术品,虽然岁月的洪流可以消蚀这座精致石雕的外观,但法轮常转的寓意将在佛子生生不息的传诵当中永恒。

离开鹿野苑考古博物馆,我们一行来到了鹿野苑中华寺。寺院住持Sanghadut法师热情接待了我们。永信大和尚与Sanghadut法师欢喜交谈。大和尚回忆起22年前来到印度朝圣,该寺老住持行动不便,但一听说中国僧人到访寺院,不顾八十多岁高龄,下床亲自迎接永信大和尚一行的到来,紧紧握着他的手,激动万分。时光荏苒,老和尚已往生,但这份法谊是无法抹去的。永信大和尚向寺院赠送了书籍,并对寺院进行了供养。

下午,近八个小时的车程把我们带到了佛陀成道的圣地——菩提伽耶,一路上法师与居士交流互动,其乐融融。

 

第六天 菩提伽耶

早上,我们一行先来到了尼连禅河畔——牧羊女苏雅塔的家乡。在昔日牧羊女家的旧址上,一座纪念塔立于田野之间,诉说着苏雅塔供养佛陀的那段故事。

 

 

纪念塔不远处,由一条弯曲的田埂穿过农田,便是一株高大的榕树,这就是当年佛陀接受苏雅塔供养的地方。那时,佛陀通过苦行寻找生命的真相,六年来滴水不进,身形消瘦,筋骨可见。有一日,他听见一位乐师在拨动琴弦时说,乐师要善于调节自己的琴弦,让它不紧不松,才能正常发出声音。佛陀因此感悟,认为修行也应如此,应当安立于中道,而不是放逸享乐或极端苦行。因为这个缘故,牧羊女才有了供养的机会。苏雅塔把白色的牛乳煮成乳糜,在这棵树下供养佛陀。因为这一殊胜的对境,使得她这一生就圆满了布施波罗蜜。

接下来,我们将去朝拜佛陀当年开悟成道的地方——正觉塔。这里是佛教氛围最浓厚的地方,也是每一位佛教徒心灵的故乡。

 

 

虽然今日的菩提伽耶宝塔巍巍,法音宣流,世界各国来此朝拜的信众络绎不绝,但在历史长河中,它也屡经兴衰。在佛陀涅槃后250年左右,阿育王来此朝拜,他在佛陀成道的菩提树旁兴建了一座塔寺,来纪念供养佛陀。公元四世纪,当时的锡兰国王出资兴建大菩提寺。时光回到十二世纪,那个充满灾难的年代,回教的入侵,将大菩提寺破坏殆尽。到十四世纪,又由当时的缅甸国王出资在阿育王所建的佛塔遗址上恢复重建。然而重建后没有多久的大菩提寺,又遭受了洪水的侵袭,最终将其埋没于泥沙之中长达数百年之久。直到1861年,印度考古学家根据玄奘大师《大唐西域记》中的记载进行挖掘,才使这片圣地重见天日,这座雄伟俊奇的正觉塔又矗立在圣地之上,供信众瞻拜。

我们随着朝拜的队伍缓慢前行,依次进入大菩提寺内朝拜佛陀的25岁等身像,虔诚焚香供花,以表达对本师的恭敬和崇仰。

金刚塔后面屹立着那棵成就了佛陀的伟岸高大的菩提树,菩提树下有一顶部平圆的大石,是当年佛陀成道时的坐处,即“金刚座”。《俱舍论》等称此座“上穷地际,下据金轮”,极为坚固,为一切菩萨成佛之处。

这里穿梭着各种肤色、说着各种语言、披着不同袈裟的各国僧侣;红袈裟偏袒右肩的喇嘛,桔黄色袈裟偏袒右肩的泰国僧人,一身洁白袈裟的斯里兰卡比丘尼,还有披着棕色袈裟的中国汉传佛教比丘、比丘尼,以及日本、韩国、缅甸、西欧等国披着各式袈裟的僧侣。他们引领着不同的信众来这里礼拜、供养、绕塔、念经、禅坐等等。

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听不懂绕塔的缁素二众口中所念,也看不懂那挂在菩提树四围铁栏上写着异国文字的布幔,但是好像我们心里都明白,各国僧人和信众用各自不同的形式和仪轨去修持、去供养。一切是那样的平和自如,一切是那样的和谐安详,互不相扰,只能听到各种不同语音的唱诵声,这声音有种激荡人心的冲击力,崇高而庄严。我们在此绕塔三匝,参禅打坐。

离开正觉塔,我们一行前往菩提伽耶的中华大觉寺参访,监院顿仁法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永信大和尚为寺院送去了供养及达摩像,共同诵经祈愿正法久住,世界和平。

离中华大觉寺不远,便是佛陀成道前修行六年的苦行林。苦行林在一行小山上,拾阶而上,一路上有不少猕猴伴着我们上山,右边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洞穴。洞穴周围被虔诚的信众贴满了金箔,洞外很多信众在排队等候朝圣。

当年,还没得道的悉达多太子,为了悟出脱离生死之道,他每天都在龙洞里打坐,每日只食一麻一麦,就这样在此苦苦修行整整六年,瘦到只剩皮包骨,但并没有开悟。终于有一天他悟到了,解脱不是依靠肉体受苦就能得到的,而是要放下肉体才能获得。不能忘怀肉体,心就无法清净,心不清净,则一切污秽都不能消除。他决定放弃苦行,走出龙洞,来到山下的尼连禅河边洗去身上的污垢。他渡过尼连禅河后,来到菩提树下的金刚座,端身正坐,经过七七四十九日,终于降服了心魔,彻悟了生死,成为觉者。

 

第七天 菩提伽耶——灵鹫山——王舍城

早餐后,经过四个多小时,我们抵达了灵鹫山。灵鹫山又名耆阇崛山、灵山,在佛教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大乘佛教中极为重要的《法华经》、《大般若经》、《心经》,以及净土宗的根本经典《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等都是佛陀在这里宣讲的。而作为禅宗缘起的“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灵鹫山是佛教徒朝圣必须要去的地方,佛陀曾在这里宣讲《法华经》,中国佛教有“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之说。关于“拈花一笑”,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卷一载: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灵鹫山上,永信大和尚遇见了老朋友素迪瓦先生。22年前,大和尚前往灵鹫山朝圣时,他已在这里守护着圣地。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见到大和尚再次来到这里,激动不已。22年前,大陆僧人来朝圣的寥寥无几,所以对大和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永信大和尚上次来时他还是年轻小伙,如今也是满头白发了,但他对大和尚第一次到来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随后,朝圣团一行在佛陀说法台前香花供养,虔诚礼拜,右绕三匝,诵唱佛号。抬头青山如黛,回首法台依旧,大家脑海中不禁浮现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面对一万二千多弟子,宣说《妙法莲华经》等诸多大乘经典的场景。从那一刻开始,法华雷音振聋发聩,教外别传,拈花一笑,人类文明史上最震撼人心的解脱大道徐徐展示在娑婆世界众生的面前。佛陀法音如惊雷激荡,似海潮澎湃,眼前远山苍翠,耳畔空谷余音,灵山一会,俨然未散。

关于灵鹫山,玄奘大师在《大唐西域记》卷九中记载:“宫城东北行十四五里,至姞栗陀罗矩吒山。接北山之阳,孤摽特起,既栖鹫鸟,又类高台,空翠相映,浓淡分色,如来御世垂五十年,多居此山广说妙法。”

灵鹫山下不远处便是竹林精舍。释迦牟尼佛成道之后,四处奔波宣扬教理,跟随弘法的弟子常有数百人。他们没有固定休息的地方,白天在山边、树下学道,晚上在颓垣、破屋住宿。而竹林精舍是佛教史上第一座供佛教徒专用的建筑物,也是后来佛教寺院的前身。据《大唐西域记》卷九载,有一大长者迦兰陀,时称豪贵,以大竹园布诸外道。见到释迦牟尼佛后,深起信心,乃将外道逐出,在竹园中建立精舍,请佛居住。竹林精舍分十六大院,每院六十房,更有五百楼阁,七十二讲堂,是佛宣扬佛法的重要场所之一。

佛陀在竹林精舍度过六个夏安居,并宣说了多部经典,以导凡拯俗。如《持世经》、《佛说光明童子因缘经》、《佛说转有经》、《佛说般舟三昧经》、《持人菩萨经》、《私呵昧经》、《佛说大方等修多罗王经》等,都是佛陀在竹林精舍时所说。佛寂灭后,弟子们在此塑造了与佛真身一样大小的佛像。精舍东面有佛舍利塔。佛涅槃后,未生怨王分得舍利,持归后式遵崇建,而修供养。阿育王时,为舍利起塔,供养于内。附近还有迦兰陀池塘。至今,竹林仍然生长茂密。

佛陀在竹林精舍安居的初期,有舍利弗与目犍连来皈依,成为座下高足,追随佛陀弘扬佛法。他们原本都是六师外道之一删阇耶的弟子,无意间听到五比丘中的阿说示诵偈:“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于是知道了有佛陀在世,随即到竹林精舍,听闻佛陀说法后,就带领弟子二百五十人同来皈依佛陀。这件事不但成为佛陀时代的一桩美谈,更传颂至今。

 

 

王舍城附近的那烂陀寺现在亦称作那烂陀大学,是古代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

传说此地原本是庵没罗园,后来五百商人捐金钱买下献佛,佛在此说法三月。在公元5世纪时,笈多王朝铄迦罗阿迭多(鸠摩罗芨多一世,帝日王)在此兴建佛寺,子佛陀鞠多王(觉护王)在寺南扩建,此后呾他揭多鞠多王在东面建寺,幼日王在东北建寺,金刚王在此西建寺,中印度王在此北建寺,帝日王此东建大寺,中供佛像。

经过历代君王的营建,那烂陀寺宏伟壮观。玄奘大师对这里的描述是:“印度伽蓝,数乃千万,壮丽崇高,此为其极”;这里“伽蓝五十余所,僧徒万有余人”。比玄奘晚40年来到那烂陀寺求学的义净法师记载,那烂陀寺宛如一座方城,其寺高三层,每层高一丈多。每一寺的四边各有9间僧房,房呈四方形,宽约一丈多。寺中有三座藏经阁,最大的一座9层楼高。每天,那烂陀寺有100多个讲坛同时开讲,学术氛围十分浓厚。

那烂陀寺是当时的佛教研究中心,全盛时期的那烂陀寺据说藏书高达900万卷,佛教史的大众部僧侣曾在此举行了第三次结集活动。

那烂陀大学的成就具体体现在造就了一大批佛学大师。这里有大乘佛教的弘扬者龙树菩萨、圣天菩萨、无著菩萨、世亲菩萨;中世纪因明学的奠基人陈那菩萨;之后的著名学者护法、戒贤、胜军论师和寂护大师。

唐朝玄奘大师曾于此依止那烂陀住持戒贤论师学习五年,且以智慧和辩才享誉全印度,为当时戒日王等诸多国王所敬重。据《慈恩传》记载,当时寺内能讲二十部经书的有一千人,三十部的五百人,五十部的只有十人,其中就包括玄奘法师。升任那烂陀寺副主讲,出门可以享受乘坐大象的待遇。在曲女城召开佛学辩论大会,有五印18个国王、3000个佛教学者和外道2000人参加。当时玄奘讲论,任人问难,但无一人能予诘难,一时名震五印。后来的义净在此从宝师子学习十年,学成归国后译经演教,并与玄奘大师、真谛三藏法师和鸠摩罗什大师并称为中国四大译经师。

 

第八天 王舍城——帕特纳

七叶窟位于印度王舍城附近毗婆罗山中之石窟,为王舍城五精舍之一。因窟前有七叶树,故名七叶窟。其地原为释尊说法之灵迹,佛灭后迦叶尊者在这里召集五百贤圣,以阿难陀、优婆离、迦叶等为上首,结集经、律、论三藏,安居三月,完成大业。七叶窟也是阿难尊者及后来的玄奘大师居住过的地方。

“七叶窟”经典结集是佛教史上第一次结集。佛陀涅槃后,很多大阿罗汉纷纷跟随进入涅槃。这时迦叶尊者敲响大犍椎,大声说道:“现在王舍城将举行法事,诸位证果的人赶快集合!”迦叶尊者的声音传遍了三千大千世界,获得神通的人们纷纷赶来。当时阿难尊者也来了,但是迦叶尊者以他还没有断除烦恼为由,要求他离开。阿难只好来到七叶窟外一处僻静的地方,想在最后的时间内证得圣果,但一无所获。他疲倦极了,就在要趴下睡着时,突然证得了阿罗汉果。于是立即赶回七叶窟,用神通进入了结集现场。

下午,朝圣团一行乘车来到了帕特纳,在帕特纳博物馆,珍藏着从吠舍离出土的佛真身舍利。平时博特馆的舍利珍藏室并不对外开放。在朝圣团一行与工作人员沟通后,让我们瞻仰了佛舍利,实为殊胜。

 

 

此外,博物馆还珍藏了许多佛教的珍贵文物,见证了佛教的辉煌历史。

 

第九天 帕特纳——吠舍离——拘尸那迦

吠舍离是佛教八大圣地之一。相传,佛陀在未至吠舍离时,对诸饿鬼施食,令其皆得饱满,并享佛法利益。在吠舍离城近郊,佛陀养母摩诃波舍波提夫人率耶输陀罗及五百释迦族女,请求释尊出家,佛陀首次接受了女众出家,为诸比丘尼制定了八敬法。这里也是佛陀最后一次正式为僧众演说教法的地方,世尊入灭前三个月,行脚至止,宣说自己将入涅槃。

这里更是供奉佛舍利的圣地。佛入灭荼毗后,恒河平原上的八个大国将佛舍利分为八份,每国各持一份,吠舍离便是其中之一。朝圣团一行在供养舍利处绕匝三周,分享交流。

在吠舍离遗址公园中央,高高耸立着一根阿育王石柱,这是目前保存最完好的阿育王石柱之一。阿育王石柱北面十米处是一座舍利塔,宏伟威严。

当佛陀踏上从吠舍离到拘尸那迦这最后一段旅程时,万里晴空忽然飘落细密的雨滴,阿难不解,问佛陀雨从何来,佛陀回答,这不是雨滴,而是天人之泪。由于不舍佛陀离去,庵摩罗女和吠舍离人一直跟随佛陀走出很远,佛陀以神力化出一条河将自己与他们隔开,大家面对奔腾的河水哭泣不止。于是,佛陀把自己的钵留给吠舍离人作为纪念。后来,人们在此处建造了钵塔以示纪念。

 

第十天 拘尸那迦——舍卫国

拘尸那迦是佛陀入灭和荼毗之地,被誉为佛教四大圣地之一。佛陀在此宣讲了《大般涅槃经》和《佛遗教经》。

我们来到拘尸那迦大涅槃寺,寺院住持Yadav法师热情接待了朝圣团一行。进入寺院,两旁绿树丛丛,寺院建筑简洁肃穆,寺内供奉着一尊金色的世尊涅槃像,面容庄严宁静。我们在此讽诵经典,参禅打坐。

 

 

期间,朝圣团一行向大涅槃寺捐赠了达摩像、书籍和供养,并在寺前合影留念。

Yadav法师在当地还兴办了一所学校,专门帮助当地贫穷的孩子接受教育。在Yadav法师的盛情邀请下,朝圣团前往学校参观,受到全校师生的热烈欢迎,永信大和尚代表大家献上自己的爱心。离开学校,朝圣团来到佛荼毗塔,绕塔礼拜。

 

第十一天 舍卫国——蓝毗尼

舍卫国为中印度古王国名。佛陀在世时,波斯匿王统治此国。佛陀于舍卫国前后居住二十五年,较住于其他诸国长久。诸经典中,常见其名,且阿含部之诸经、贤劫经、弥勒下生经、弥勒上生经、大宝积经郁伽长者会等诸会,阿弥陀经、文殊般若经、金刚般若经等皆于此处说。而其中最为有名的当数祗树给孤独园。

祇树给孤独园的兴建缘起颇有来历:大约在公元前六世纪时,舍卫城里有一位家财万贯却仁慈悲悯的长者,名叫“须达多”,由于他乐善好施,经常济助贫苦人民,因此大家都称他为“给孤独长者”,意思就是“无可比拟的布施者”。有一次,他前往王舍城作买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巧遇到正居住于寒林丘冢间的世尊在宣讲佛法。听了佛陀说法的给孤独长者,当下就皈依了三宝,成为一名虔诚的在家居士,并告诉世尊他将终生虔敬供养僧团一切所需,希望世尊能到舍卫城净住说法,让舍卫城的人民也能学习解脱的圣道。佛陀默然地接受了这位仁善长者的请求。

给孤独长者回到舍卫城后,立刻开始积极地物色合适的土地,以便建造精舍恭请佛陀前来净住。此时,舍卫城南端一座美丽的花园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属于当时舍卫城王子“祗陀”所有的“祗陀洹花园”,于是给孤独长者直接地向王子表明想要购买花园的心意。然而王子相当喜爱这座林园,于是想办法婉拒这位仁厚善良的长者,王子故意刁难道:“要买祗陀洹园可以,但价码是铺满整座花园的金币。”王子打的主意是:“任您再富有,也无法弄出那么多的金币来铺满我的花园吧!到时不必我开口,您就会自动打退堂鼓了!”然而,虔敬的给孤独长者并未因此退缩。他打开家中的金库,变卖所有值钱的物品并换成金币,一块一块的铺在花园之中,最后,还差一小块空地未能铺满,但金币已用尽了。此时,祗陀王子来到花园中,告诉长者:“既然这块土地和旁边的树木都未被铺上金币,那么它们仍然是属于我的。不过,看到您如此诚心尽力,使我深深感动,这件事也算我一份,就用我的树木在这块空地上盖一座精舍,献给那智者吧!”就这样,由祗陀王子捐树、给孤独长者献地所造就的这座林园精舍,就普遍被称为“祗树给孤独园 ”。

如今,祗树给孤独园依然绿意盎然,只是佛陀居住的建筑已是遗址,但这并不影响它在每位佛教徒心中的神圣地位。这里每天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信徒来此朝拜。我们也这此参禅打坐,诵读经典。

 

第十二天 蓝毗尼

蓝毗尼,意译花果等胜妙事具足、乐胜圆光、解脱处、可爱、花香等义。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又被称为“佛祖的故乡”,佛教圣地之一。

我们来到迦毗罗卫国宫殿的遗址,这里是佛陀出家前学习生活的地方,虽然不见昔日的辉煌,但也显现出此处的大气与恢宏。

 

 

周边不远处便是蓝毗尼中华寺,寺院古色古香,有着明显的中国建筑风格。寺院知客顿能法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朝圣团向寺院赠送了达摩祖师像及书籍。

摩耶夫人庙建在佛陀诞生地遗址之上,寺内有一座摩耶夫人诞子黑岩浮雕,浮雕中佛母右手攀扶着无忧树的枝干,悉达多正端立在近旁的莲台上。

 

第十三天 加德满都

离开蓝毗尼,我们一行来到加德满都,瞻礼朝拜布达佛塔。这里是加德满多佛教徒最为集中的地方。相传此塔为莲花生大师、赤松德赞、静命堪布三尊的前世所造。每天在此转塔的人络绎不绝,在此顶礼供灯,在此发愿,速得成就,也被称为“满愿塔”。

 

 

在加德满多,我们游览巴德岗杜巴广场,领略了加德满都具有特色的人文风貌,同时也结束了此次朝圣之旅。

 

结语

 

这是一次不远万里的旅行

更是一次心灵的洗涤

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

感恩诸善知识的勉励

修行的路上彼此同愿同行

成佛的路上你我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