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露》 杂志

庄严净土

【吉林】吕令威

 

 

山门高耸、庙堂林立,钟声回荡、梵唱悠扬。大雄宝殿上,威严肃穆;佛案宝炉内,香火缭绕。身披袈裟的法师双手合十,口中诵念着阿弥陀佛;顶礼膜拜的信众一脸虔诚,眼睛里充满了尊崇与神往……这样的礼佛情景,其实并不陌生。

佛教文化于我们而言,是那么亲近而且熟悉。祖辈父辈们,早已将“缘分”、“善恶有报”、“因果”等观念融入了骨髓和血脉,以至于这些佛教用语也被口口相传,成为民间通俗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难忘童年时,慈祥的姥姥娓娓讲述因果报应的故事;犹记读《西游记》,唐僧骑着白龙马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上西天取经的传奇……原本以为,对佛教应该是有所了解的,没想到,近日和同伴去长春般若寺做了一番采访调查之后,竟然彻底刷新了原有的观念,才明白此前的认知,竟是如此肤浅!所谓事必躬亲,方知根本。

此次般若寺之行,触及心灵、让人感受最深之处,就是两个词:庄严、净土。什么是庄严?什么是净土?今人以端庄而有威严,谓之为庄严,意思是庄重而又美好,令人心生恭敬、欢喜。庄严不是让人害怕,而是让人由内而外的敬畏,恭敬到不舍得伤害;净土,清净功德之所在,一切不美好不敢出现的地方,才是净土。我想,大凡进过寺庙的人,肯定都与我一样,霎时周身便会涌起一股灵山朝圣般的奇妙情绪和灵魂体验。

与法师们交谈后,我更加理解宗教信仰者们的思想与思维。师父们大都同我们一样,也曾经历过质疑世界的过程,不同的是他们选择了佛学以安放心灵。不可否认,相对于普通人,他们更有一种祥和平淡的状态。“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他们愿以自己所做的功德,来庄严和净化世人的心灵,给混沌世界开辟出一块般若圣地。

采访完毕,师父请我们“过堂”,我们两个女孩子诚惶诚恐地进入斋堂,居士们双手合十,唱念着“阿弥陀佛”。这样肃穆的气氛一下子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找到座位,我们又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东张西望,没有人窃窃私语。在师父们的带领下,众人只是齐声抑扬顿挫地诵经吟唱,大概过了数分钟才停止。师父又拿出福纸为香客、居士祈福,一切完成后才开饭。这时还是不许说话,只需向端着饭菜走过来的义工们推碗示意就好。饭菜皆为素食,品种却很丰富,熟食、凉菜、咸菜、面食、米饭、汤、水,样样都有。你能吃多少就要多少,不过必须吃完,不能浪费。最后,将干净的碗筷整理好,才能有秩序地离开。这样的用餐仪式,仿佛一下子把我们带入到了与众不同的另外一种空间,赋予我们另外一种身份或角色。这种奇妙的感觉,犹如久违的故乡月光,又似缥缈的安顿神曲,是那样踏实而美好。

现代社会的通讯设施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便捷,我们接受的信息越来越庞杂丰富,往往让人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不能自拔,造成了人际关系的疏离与生命的孤独。我们的人生困惑,不仅仅是激烈的社会转型带来的个体生存困境,更加源于生活意义的缺失和人生信仰的匮乏。信仰之于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它的具体而现实的功利,而在于它是人从主观上为自己设立的一个终极目标,来作为自己的内在动力和精神支柱。面对日益增加的社会压力和日益空虚的精神世界,我们越来越渴望内心的宁静,渴望灵魂的归宿。人最大的快乐是心安,唯有心安,此身才能定。身定,家才定,事业才能安定。清除杂念,使心灵和思维纯净,心专注于一境而不散乱,才能消除人生许多的烦恼,渐渐进入彻悟之境。

你可以不礼佛,但不可丢失了虔诚与敬畏之心;你或许没时间去寺庙参禅拜佛,但不可让内心的善念与信仰在岁月的风刀霜剑中磨灭。固守你精神高地的那份庄严,呵护你心灵深处的那块净土吧!只有这样,才能坦然面对人生的对错、得失,也就拥有了彻悟宇宙人生的般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