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露》 杂志

与少林寺的三次缘分

【河南】路舒华

 

 

或许是天意使然,虽然身为佛门弟子、少林寺的皈依居士,但我与少林寺的近距离接触却屈指可数,先后只去过少林寺三次。

第一次进少林寺是陪同一帮书画家。这帮书画家来自祖国的大江南北,其中尤以四川、湖南、福建、广东等南方省份的居多,他们钟情艺术,笃信佛教,对河南的嵩山少林寺更是顶礼膜拜,心向往之。遵照郑州市文联主席钟海涛先生的嘱托,我为书画家们充当了一回司机、保镖兼摄影师的角色。

大概是任务在身的缘故,尽管陪同书画家们在少林寺转了整整一下午,我对少林寺的印象却相当淡漠,甚至连山门的朝向都说不上来。只依稀记得大雄宝殿的前面(也许是后面)有棵千年古槐树,树的顶端呈观世音菩萨尊容,从某个角度看上去惟妙惟肖,形象逼真,令人叹为观止。

大约过了一年之久,我便迎来了第二次去少林寺的缘分。那是2009年,电影《新少林寺》筹拍期间,剧组要在少林寺举办一场盛大的开机仪式,剧中的男女主角成龙、刘德华、吴京、范冰冰等悉数前来助阵。我的同学陈市(演员)也接到了主办方的邀请,以嘉宾身份出席这次盛会,而陈市又叫上了时任报社记者部主任的我。

那天,少林寺门前临时搭建的舞台周围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电视台的录像设备都被挤翻了好几回。当时,我和陈市只顾在寺院内徜徉,错过了登台时间,结果被安保筑起的人墙挡在了出口处,无论怎么解释都不予放行。隔着山门,只听成龙大哥在麦克风里用香港普通话大声喊道:“不要挤、大家不要挤,请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人潮汹涌,人声鼎沸,龙哥的喊声多少显得有些苍白。直到曲终人散,我和陈市才得以“解禁”,呼吸到禅刹内清新自然的空气。

第三次进少林寺,我不再是“小跟班儿”,而是受少林寺官网主编、《禅露》杂志执行主编邹相先生之邀,带着家人一起去的。有了他的引领,我们一路欢快地穿过道道岗哨,将车一直开到了少林寺常住院内的停车场上。在方丈室,我们有幸拜见了佛教界名宿、大德高僧释永信大和尚。大和尚一边认真翻阅我随身带来的《中国艺术与收藏》杂志,一边和我聊了不少办刊方面的专业问题,诸如杂志的主管机关是谁,总部在哪儿办公;用的刊号是国际的还是国内的,发行渠道如何等。当大和尚从邹相先生口中得知我也是佛门弟子、功夫在身时,便关切地问我练的什么拳、师承何人,最后半开玩笑地说:“下一届的少林无遮大会,你也要报名参加呀!”

在与释永信大和尚半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我们不仅领略了他和蔼可亲、慈悲为怀的一面,更是被他那睿智、幽默、举重若轻、兼容并包的品格所深深折服。

临别时,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先生与我们在方丈室不期而遇。林先生也是一位老居士,举止儒雅,著作等身。他和永信大和尚侃侃而谈,由文学而佛学,由佛学而禅学,再由禅学而国学,口吐莲花,颇有“大珠小珠落玉盘”,让我等后学大饱耳福。

其间,随行的河南省新华书店发行集团总经理林疆燕女士向大和尚请教:“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要想在红尘中礼佛修佛,阅读哪些佛教经典比较好呢?”永信大和尚面带微笑,用手一指身边的林清玄先生,一语双关地说:“读林老师的书就很好啊,林老师写的都是禅意散文,是经过翻译的白话佛经。”

“千年的古寺,神秘的地方,嵩山幽谷,人人都向往;武术的故乡,迷人的地方,天下驰名,万古流芳……”离开少林寺方丈室驱车下山的路上,望着车窗外的绿树红花、无边胜景,电影《少林寺》的主题曲再度在耳边回响,余音袅袅,扣人心弦。我知道,我与少林寺的善缘才刚刚开始,精彩的故事还将继续上演……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先后出版《摇笔散珠》、《人间烟火》、《地狱天堂》等多部文学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