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露》 杂志

我心我佛 连载(九)

(九)

 

 “佛法认为,成、住、坏、空,是宇宙的基本法则,有生就有灭,有成就有坏。”

了脱生死,是我们学佛的目的。但不少人一听到“了脱生死”,就以为是长生不死,以为成佛就是成仙了,挺不错,实际上是错了,他们把佛教与道教搞混了。释迦世尊三十岁悟道,说法度众四十九年,最后还是走了。佛法认为,成、住、坏、空,是宇宙的基本法则,有生就有灭,有成就有坏。世间众生莫不如此,人也一样。佛法教导我们,不要执著,不要死死抱着一辈子几十年不放,抱是抱不住的。我们应该首先看清楚我们抱的是什么东西,然后看看是否值得去抱,如果值得去抱,看看能不能抱住。如果不值得去抱,就别去抱它。众生愚痴,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瞎抱。

 

“‘了生’是要我们要明了人生,‘脱死’是要我们从死的束缚里解脱出来。”

所谓“了生”,不是让我们了结人生,去上吊自杀,而是要我们明了人生,明了做人一辈子是怎么回事,明了做人的道理。佛法认为,世俗人生的一辈子,就是苦,苦是苦,乐也是苦。苦事总是伴随不去,乐事总是转瞬即逝。俗语说: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空苦。《涅槃经》上罗列了八种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所以,世俗人生不值得执着,不值得去抱它一辈子。所谓“脱死”,不是说不死,如果人能够不死,我们就不用学佛法了。人无不死,但我们都怕死。佛法就是要我们不要怕死:第一,怕死没用;第二,确实不值得去怕死。一个人真的明了人生,不妄执生,他就不会怕死了。越妄执于生,就越怕死。“了生”与“脱死”,是有因果关系的。所以,“脱死”就是说我们不再被死所困扰,而是从死的束缚里解脱出来。

 

“我们通过学佛,通过努力修行,可以过上与世俗生活方式有别的另一种有意义的人生,那就是成佛。”

我们明了世俗人生生死之后,就不会再执着。但我们不能因此自暴自弃,认为做人反正就这么回事,爱怎么过就怎么过,这不行的,用我们的话说,这是“执空”。佛经上说,人身难得。世俗人生尽管没有意义,但一个人一辈子几十年时间,却是很珍贵的,我们通过学佛,通过努力修行,可以过上与世俗生活方式有别的另一种有意义的人生,那就是成佛。有人可能要说了,佛也是人么?是的,佛也是人,佛是觉悟了的人。所以,佛经上说,众生是未觉的佛,佛是已觉的众生。切不要以为成佛以后,就是坐在大雄宝殿的莲花座上,香绕烟熏,万人朝拜。不是这样的。当年释迦世尊成佛之后,还是风里来雨里去,托钵游化一生。成佛以后,人还是那个人,只是他心理状态发生了根本变化,变得明亮宁静,没有任何困扰,生机勃勃,更有活力。

 

“生死可以看成是一个人的贪心从生到死的过程,身死如房坏,而我们那个空洞洞的东西,是没有生死过程的。”

“了生”与“脱死”不能截然分开,我们可以把“了生”与“脱死”理解为“了生”是因,“脱死”是果。因为我们明了人生本空,从而才能摆脱死亡之苦。在佛教里,我们肉身也生也死,但无生死之苦,因为我们不贪生,所以也就不怕死。我们以平常心生,也以平常心死。我们把生死只看成是一个人的贪心从生到死的过程,身死如房坏,而我们那个空洞洞的东西,是没有生死过程的。

 

“出世间在哪里?就在凡夫凡心凡行外面。凡圣之别,只是一心之别,一念之别。”

出世间在哪里?就在凡夫凡心凡行外面。出世间离我们远不远?说远也不远,就在我们的胡思乱想外边;说近也不近,我们的胡思乱想总是无边无际。出世间就在我们心中,世间亦在我们心中,超凡入圣,出世入世,都在我们心中。凡人圣人之别,不在外形相貌上,千万不要以为学佛成圣就怎么啦,就住大雄宝殿,坐莲花台,香烟缭绕,万人叩拜,或者形容相貌就变得稀奇古怪,挺吓唬人,这些都是想邪了。凡圣之别,只是一心之别,一念之别。别什么?凡人心乱,圣人心定。凡人做什么都心乱,想这想那,睡觉时心还乱,七梦八梦,打起坐来心更乱。而圣人内心干净得很,不管他手头上活多忙,从日出忙到日落,但他的内心始终不乱。佛经上所谓“涅槃寂静”,并不是指木头人一样死气沉沉,而是指圣人内心已没有俗人那种乱哄哄、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古代禅师也说,开悟成佛,“不改旧时人,只改旧时行履”。即是说,开悟成佛以后,人还是那个人,但是他的心变了,他的行为变了。他对世间一切事物都看穿了,做人非常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一清二楚,他从世俗的日常烦恼与困苦纠缠中解脱出来了。仅此而已,非常平常。这,就是学佛成佛对于人生的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