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露》 杂志

用禅修开启心灵之旅

【云南】吕胜菊

 

都说生命是一场旅行,我也喜欢旅行,每年总会在繁忙、奔波、紧张与劳累之中抽出一点时间,根据经济状况和时间情况来安排,进行一次或远或近的旅行。我认为旅行的最高境界无非是想体验一种生活之中没有的、灵魂回归的过程。在行走的路上,我会听见花开的声音,会看见花绽的容颜,也会看见花谢的凄凉,如果我能时时拥有温暖快乐的心情,拥有从容淡定的心境,一路经历着、感恩着、感悟着,我想,生命会因此开出美丽的花朵,永不凋谢。

行走在红尘里,每个人都会遇见暴风骤雨和诗情画意。当岁月的帷幕徐徐拉开,俗世中的每个人都成了人生舞台上的表演者。我知道,无论行走在山水之间,还是在广袤荒野,都需要让心如山涧溪水,清澈透明。毕竟深知,人间种种烦恼大多皆是庸人自扰,常存一份豁达于心灵深处,不好高骛远,不妄自菲薄,是云就在天空中逍遥飘游,是水就在江湖里安逸自在,是风就去吹开百媚千红,是雨就去默默润物无声,这样的人生才会风清日朗、四季如画、美不胜收。

有人说:“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如流往事,每一天都涛声依旧,只要我们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是的,如果心静了,就无须真正远离喧嚣,无须刻意远离纷扰,不管身在何处,都能头枕清风,尽享人生。

“佛教的‘厌世’不是消极的,不是逃避式的心理厌世,而是对世俗生活觉醒后,即体证世间万事万物空性过程中对世俗生活的超越。” 少林寺永信方丈的这段话,恰恰说明了这一点。而这一切,也是在我偶然走进一所寺庙,巧遇一场生命的禅修之后,才逐渐领悟到的。佛法其实是真实可亲的,它不像一些书上看到的,也不像影视作品里表现出来的那般神秘莫测,无论是寺院的早晚课,还是与法师探讨佛学的小常识,或是在银杏树下聆听自己的心声,都让我渐渐领悟了生命的真谛,懂得了生活的涵义,知晓了活着的意义,不再为名利而劳累,不再为成败而悲喜,怀着一颗悠然的心,在春天播种、在夏天耕耘、在秋天收获、在冬天欢喜。

按理说,我应该很早就熟悉佛法了,但于我而言,我喜欢随缘。一切的悲伤和幸福我都喜欢自己去感受,不喜欢别人强加于我,而许多东西,不到一定时间,不经岁月沉淀,内心是永远难以理解的,更别说去体会其中的奥妙了。

禅修要修心,需要先使心平静,然后才能令智慧增长,甚至转凡成圣。但是,心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拿基本的坐禅来说,要想心无旁骛,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需要不断的努力。令我惊喜的是,自己每天都在不断进步,从单盘到莲花盘,逐渐轻松。我觉得禅修一段时间之后,我的,欲望越来越少,烦恼越来越少,原来内心柔软,身体也会随之柔软。每天都如沐春风,如临仙境,妙不可言!

佛说:“人生如处荆棘丛中,心不动,则身不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动则伤其身痛其骨。”心静的时候,随时可以感悟“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自然意境;随时可以拥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优雅闲趣;随时可以达到“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超然心境。

高山不语,自是巍峨;月亮无言,自是高洁;菩萨低眉,自是祥和。让我们一起撑一支岁月的长篙,将身心沉浸到禅意中,用一份缱绻的柔情,以一颗纯净柔软的心,去品读禅修路上的美景,安静守候属于自己生命的花期,获得心灵平静和灵魂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