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师资记 附:传法宝纪(大正藏本)

 

    两目中。各出一五色光舍利。将知大师成道已久也。大唐中宗孝□□帝景龙二年。敕召

入西京。便于东都广开禅法。净觉当众归依。一心承事。两京来往参觐。向有余年。所呈心

地。寻已决了。祖忍大师授记之安州有一个。即我大和上是也。乃刑类凡僧。证同佛地。帝

师国宝。宇内归依。净觉宿世有缘。亲蒙指授。始知方寸之内。具足真如。昔所未闻。今乃

知耳。真如无相。知亦无知。无知之知。岂离知也。无相之相。岂离相也。人法皆如。说亦

如也。如自无说。说则非如。如本无知。知非如矣。起信论云。心真如是。即是一法界总相

法门体。所谓心性。不生不灭。一切法。唯因忘念。而有差别。若离心念。别无境界之相。

是故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

。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有真自体相者。凡夫声闻缘觉菩萨诸佛。无有增减。非有际生。非

后际灭。毕竟常恒。从本性自满足。一切功德。自体有大智惠光明义。故自性清净心。楞伽

经云。自心现境界。随类普现于五法。云何是五法。名相忘想正智如如。是故众物无名。心

作名。诸相无相。由心作相。但自无心。则无名相。故曰正智如如。法句经云。参罗及万像

。一法之所印。余乃潜神玄默。养性幽岩。独守净心抱一冲谷。聊寄一序。托悟在中。同我

道流。愿知心耳。真如妙体。不离生死之中。圣道玄微。还在色身之内。色身清净。寄住烦

恼之间。生死性真。权在涅槃之处。故知众生与佛性。本来共同。以水况冰。体何有异。冰

由质碍。喻众生系缚。水性虚通。等佛性之圆净。无法可得。无相可求。善法尚遣舍之。生

死故应远离。维摩经云。欲得净度。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也。身虽为之本。识见

还有浅深。深见者。是历劫清净。薰修之因。一发道心。乃至成佛。亦不退也。浅识者。是

现今新学。初离欢喜。为积生已来。有诽谤邪见之。因。无正信习道之力。根则不定。后还

退败也。覆寻生死。只为攀缘。返照攀缘之心。心性本来清净之处。染著。无染是净。无系

是脱。染即生死之因。净即菩提之果。大分深义。究竟是空。至道无言。言则乖至。虽以性

拟本。无本可称。空自无言。非心行处。圣心微隐。绝解绝知。大觉寒寒。无言无说。法华

经云。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也。无法可说。无心可言。自性空闲。返归于本。本者道也

。道性悾恫而无际。放旷清微。坏大千以寂寥。通古今而性净。即上下周圆。遍清净。是净

佛国土也。是知一毫之内。具足三千大千。一尘之中。容受无边世界。斯言有实耳。此中坐

禅。证者之自知。不由三乘之所说也。经曰。菩提之道。不可图度。高而无上。广不可极。

渊而无下。深不可测。大苞天地。细入无间。故谓之道也。所以法身清净。犹若虚空。空亦

无空。有何得有。有本不有。人自著有。空本不空。人自著空。离有离空。清净解脱。无为

无事。无住无著。寂灭之中。一物不作。斯乃菩提之道。然涅槃之道。果不在于有无之内。

亦不出于有无之外。若如此者。即入道之人。不坏于有。亦不损于无像法住持。但假施设耳

。是故体空无相。不可为有。用之不废。不可为无。则空而常用之。而常空。空用虽殊。而

无心可异。即真如性净。常住不灭也。余叹曰。天下有不解修道者。被有无系然也。有不自

有。缘未生时无有。无不自无。缘散之后故无。有若本有。有自常有。不待缘而后有。无若

本无。无自常无。岂待缘尽后始无也。缘有非是有。真如之中有缘。无非是无。清净心中。

无彼无也。有无法。妄想之域。岂足以标圣道。放光经云。菩提从有得耶。答曰。不也。从

无得耶。答曰。不也。从有无得耶。答曰。不也。离有无得耶。答曰。不也。是义云何得。

答曰。无所得。得无所得者。谓之得菩提也

楞伽资记一卷

        东都沙门释净觉居太行山灵泉谷集


    第一。宋朝求那跋陀罗三藏。中天竺国人。大乘学时号摩诃衍。元嘉年。随船至广州。

宋太祖。迎于丹阳郡。译出楞伽经。王公道俗请开禅训。跛陀未善宋言有愧。即多梦人以剑

易首。于是就开禅训 三藏云。此土。地居东边。修道无法。以无法故。或坠小乘二乘法。

或堕九十五种外道法。或堕鬼神禅。观见一切物。知他人家好恶事。苦哉。大福大祸。自陷

陷他。我愍此辈。长劫落鬼神。久受生死。不得解脱。或堕术法。役使鬼神。看他家好恶事

。谁言我坐禅观行。凡夫盲迷不解。谓登圣道。皆悉降伏。不知是鬼神邪魅法也。我中国有

正法。秘不传简。有缘根熟者。路逢良贤。途中受与。若不逢良贤。父子不得。楞伽经云。

诸佛心第一。教授法时。心不起处是也。此法超度三乘。越过十地。究竟佛果处。只可默心

自知。无心养神。无念安身。闲居净坐。守本归真。我法秘默。不为凡愚浅识所传。要是福

德厚人。乃能受行。若不解处。六有七八。若解处。八无六七。拟作佛者。先学安心。心未

安时。善尚非善。何况其恶。心得安静时。善恶俱无依华严经云。法法不相知。至此国来。

尚不见修道人。何况安心者。时时见有一作业。未契于道。或在名闻。成为利养。人我心行

。嫉妒心造。云何嫉妒。见他人修道。达理达行。多有归依供养。即生嫉妒心。即生憎嫌心

。自恃聪明。不用胜己。是名嫉妒。以此惠解。若昼若夜。修勤诸行。虽断烦恼。除其拥碍

。道障交竞。不得安静。但名修是。不名安心。若尔纵行六波罗蜜。讲经坐二禅三禅。精进

苦行但名为善。不名法行。不以爱水。溉灌业田。不于中。种识种子。如是比丘。名为法行

 今言安心者。略有四种。一者背理心。谓一向凡夫心也。二者向理心。谓厌恶生死。以求

涅槃。趣向寂静。名声闻心也。三者入理心。谓虽复断障显理。能所未亡。是菩萨心也。四

者理心。谓非理外理。非心外心。理即是心。心能平等。名之为理。理照能明。名之为心。

心理平等。名之为佛心。会实性者。不见生死涅槃有别。凡圣为异。境智无二。理事俱融。

真俗齐观。染净一如。佛与众生。本来平等一际。楞伽经云。一切无涅槃。无有涅槃佛。无

有佛涅槃。远离觉所觉。若有若无有。是二悉俱离。大道本来广遍。圆净本有。不从因得。

如似浮云底日光。云雾灭尽。日光自现。何用更多广学知见。涉历文字语言。覆归生死道。

用口说文传为道此者。人贪求名利。自坏坏他。亦如磨铜镜。镜面上尘落尽。镜自明净。诸

无行。经云。佛亦不作佛。亦不度众生。众生强分别。作佛度众生。而此心不证。是即无定

。证则别有照缘起大用。圆通无碍。名大修道。自他无二。一切行一时行。亦无前后。亦无

中间。名为大乘。内外无著。大舍毕竟。名为檀波罗蜜。善恶平等。俱不可得。即是尸波罗

蜜。心境无违。怨害永尽。即是忍波罗蜜。大寂不动。而万行自然。即是精进波罗蜜。繁与

妙寂。即是禅波罗蜜。妙寂开明。即是般若波罗蜜。如此之人。胜上广大。圆摄无碍。得繁

与。是为大乘。有求大乘者。若不先学安心。定知误矣 大品经云。诸佛五眼。观众生心及

一切法。毕竟不见。华严经云。无见乃能见。思益经云。非眼所见。非耳鼻舌身意识所知。

但应随如相见如眼如乃至意如。法位亦如是。若能如是见者。是名正见。禅决曰。蝙蝠角鸱

。昼不见物。夜见物者。皆是妄想颠倒故也。所以者何。蝠蝙角鸱。见他闇为明。凡夫人。

见他明为闇。皆为是妄想。以颠倒故。以业障故。不见真法。若然者。明不定明。闇不定闇

。如是解者。不为颠倒惑乱。即入如来常乐我净中也 大法师之楞伽经云。说何净其念者。

遣物令妄想。勿令漏念。念佛极著力。念念连注不断。寂然无念。证本空净也。又云。一受

不退常寂然。则佛说云何增长也。又云。从师而学。悟不由师。凡教人智慧。未尝说此。就

事而征。指树叶是何物。又云。汝能入瓶入柱。及能入穴山。杖能说法不。又云。汝身入心

。又云。屋内有瓶。屋外亦有瓶不。瓶中有水不。水中有瓶不。乃至天下诸水。一一中皆有

瓶不。又云。此水是何物又树叶能说法。瓶能说法。柱能说法。及地水火风皆能说法。土瓦

石。亦能说法者。何也

    第二。魏朝三藏法师菩提达摩。承求那跋陀罗三藏后。其达摩禅师。志阐大乘。泛海吴

越游洛至邺。沙门道育惠可。奉事五年。方海四行。谓可曰。有楞伽经四卷。仁者依行。自

然度脱。余度如续高师传所明。略辨大乘入道四行。弟子昙林序 法师者。西域南天竺国。

是大婆罗门国王第三之子。神惠疏朗。闻皆晓晤。志存磨诃衍道。故舍素从缁。绍隆圣。冥

心虚寂。通鉴世事。内外俱明。德超世表。悲悔边隅。正教陵替。遂能远涉山海。游化汉魏

。亡心寂默之士。莫不归信。取相存见之流。乃生讥谤。于时。唯有道育惠可。此二沙门。

年虽后生。携志高远。幸逢法师。事之数载虔恭咨启。善蒙师意。法师感其精成。诲以真道

。如是安心。如是发行。如是顺物。如是方便。此是大乘安心之法。令无错谬。如是安心者

。壁观。如是发行者。四行。如是顺物者。防护讥嫌。如是方便者。遣其不著。此略所由。

意在后文

    未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种。一是理入。二是行入。理入者。谓藉教 悟宗。深

信含生。凡圣同一真性。但为客尘妄覆。不能显了。若也舍妄归真。凝住辟观。自他。凡圣

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于言教。此即与真理冥状。无有分别。寂然无名之理入。行入者。

所谓四行。其余诸行。悉入此行中。何等为四行。一者报怨。二者随缘行。三者无所求行。

四称法行。云何报怨行。修道行人。若受苦时。当自念言。我从往昔。无数劫中。弃本逐末

。流浪诸有。多报怨憎。违害无限。今虽无犯。是我宿殃。恶业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见与

。甘心忍受。都无怨诉。经云。逢苦不忧。何以故。识达本故。此心生时。与理相应。体怨

进道。是故。说言报怨行。第二随缘行者。众生无我。并缘业所传。苦乐齐受。皆从缘生。

若得胜报荣誉等事。是我过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从缘。心无

增减。喜风不动。冥顺于通。是故。说言随缘行。第三无所求行者。世人长迷。处处贪著。

名之为求。智者悟真。理将俗及。安心无为。形随运转。万有斯空。无所愿乐。功德黑闇。

常相随逐。三界久居。犹如火宅。有身皆苦。谁得而安。了达此处。故于诸有。息想无求。

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判如无求。真为道行。第四称法行者。性净之理。因之为法。

理此众相斯空。无染无著。无此无彼。经云。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法无有我。离我垢故

。智若能信解此理。应当称法而行。法体无悭于身命。则行檀舍施。心无吝惜。达解三空。

不倚著。但为去垢。摄众生。而无取相。此为自复地。亦能庄严菩提之道。檀度既尔。余五

亦然。为除妄想。修行六度。而无所行是为称法行。此四行。是达摩禅师亲说。余则弟子昙

林记师言行。集成一卷。名曰达磨论也。菩提师又为坐禅众。释楞伽要义一卷。有十二三纸

。亦名达磨论也。此两本论文。文理圆净。天下流通。自外更有人。伪告达摩论三卷。文繁

理散。不堪行用。大师又指事问义。但指一物。唤作何物。众物皆问之。回换物名。变易问

之。又云。此身有不。身是何身。又云。空中云雾。终不能染污虚空。然能翳虚空。不得明

净。涅槃经云。无内六入无外六尘。内外合故。名为中道

    第三。齐朝邺中沙门惠可。承达磨禅师后。其可禅师。俗姓姬。武牢人。年十四。遇达

摩禅游化嵩洛。奉事六载。精究一乘。附于玄理。略说修道。明心要法。真登佛果。楞伽经

云。牟尼寂静观。是则远离生死。是名为不取。今世后世。净十方诸佛。若有一人。不因坐

禅而成佛者。无有是处。十地经云。众生身中。有金刚佛。犹如日轮。体明圆满。庆大无边

。只为五荫。重云覆障。众生不见。若逢智风。飘荡五荫。重云灭尽。佛性圆照。焕然明净

。华严经云庆大如法界。究竟如虚空。亦如瓶内灯光。不能照外。亦如世间云雾。八方俱起

。天下阴暗。日光起得明净。日光不坏。只为云雾障。一切众生。清净性。亦复如是。只为

攀缘妄念诸见。烦恼重云。覆障圣道。不能显了。若忘念不生。默然净坐。大涅槃日。自然

明净。俗书云。冰生于水而冰遏水。冰伴而水通。妄起于真而妄迷真。妄尽而真现。即心海

澄清。法身空净也。故学人依文字语言为道者。如风中灯。不能破闇。焰焰谢灭。若净坐无

事。如蜜室中灯。则解破闇。昭物分明。若了心源清净。一切愿足。一切行满。一切皆辨。

不受后有。得此法身者。恒沙众生。莫过有一行。亿亿劫中。时有一人。与此相应耳。若精

诚不内发。三世中纵值恒沙诸佛。无所为。是知众生识心自度。佛不度众生。佛若能度众生

过去逢无量恒沙诸佛。何故我不成佛。只是精诚不内发。口说得。心不得。终不免逐业受形

。故佛性犹如天下有日月。水中有火。人中有佛性。亦名佛性灯。亦名涅槃镜。是故大涅槃

镜。明于日月。内外圆净。无边无际。犹如炼金。金质火尽。金性不坏。众生生死相灭。法

身不坏。亦如泥团坏。亦如波浪灭。水性不坏。众生生死相灭。法身不坏。坐禅有功。身中

自证故昼日饼尚未堪餐。说食焉能使饱。虽欲去其前塞。翻令后榍弥坚。华严经云。譬如贫

穷人。昼夜数他宝。自无一钱分。多闻亦如是 又读者暂看。急须并却。若不舍还。同文字

学。则何异煎流水以求冰。煮沸汤而觅雪。是故诸佛说说。或说说于不说。诸法实相中。无

说无不说。解斯举一千从。法华经云。非实非虚。非如非异。太师之说此真法皆如实。与真

幽理竟不殊。本迷摩尼谓瓦砾豁能自觉是真珠。无明智慧等无异。当知法即皆如。敏此二见

诸徒辈。申词投笔作斯。观身与佛不差别。何须更觅彼无余。又云。吾本发心时。截一臂。

从初夜雪中立。直至三更。不觉雪过于膝。以求无上道 华严经第七卷中说。东方入正受。

西方三昧起。于眼根中入正受。于色法中三昧起。示现色法不思议。一切天人莫能知。其色

法中入正受。于眼起定念不乱。观眼无生无自性。说空寂灭无所有。乃至耳鼻舌身意。亦复

如是。童子身入正受。于壮年身三昧起。壮年身入正受 于老年身三昧起。老年身入正受。

于善女人三昧起。善女人入正受。于善男子三昧起。善男子入正受。于比丘尼身三昧起。比

丘尼身入正受。于比丘身三昧起。比丘身入正受。于学无学三昧起。无学入正受。于缘觉身

三昧起。缘觉身入正受。于如来身三昧起。毛孔中。入正受。一切毛孔三昧起。一切毛孔入

正受。一毛端头三昧起。一毛端入正受。一切毛端三昧起。一切毛端入正受。一微尘中三昧

起一微尘中入正受。一切微尘三昧起。大海水入正受。于大盛火三昧起。一身能作无量身。

以无量作一身。解斯举一千从。万物皆然也

    第四。隋朝舒州思空山粲禅师。承可禅师后。其粲禅师。罔知姓位。不测所生。按续高

僧传曰。可后粲禅师。隐思空山。萧然净坐。不出文记。秘不传法。唯僧道信。奉事粲十二

年。写器传灯。灯成就。粲印道信了了见佛性处。语信曰。法华经云。唯此一事。实无二。

亦无三。故知圣道幽通。言诠之所不逮。法身空寂。见闻之所不及。即文字语言。徒劳施设

也 大师云。余人皆贵坐终。叹为奇异。余今立化。生死自由。言讫遂以手攀树枝。奄然气

尽。终于[山*兒]公山。寺中见有庙影。详玄传曰。惟一实之渊旷。嗟万相之繁难。俗异于

体同。凡圣分而道合。寻涯也豁乎无际。眇乎无穷。源于无始。极于无终。解或以兹齐贯。

深净于此俱融。谚空有而闻寂。括宇宙以通同。若纯金不隔于环玔。等积水不惮于连漪。经

云。此明理无间杂。故绝边际之谈。性非物造。致息始之论。所以明闇泯于不言门。善恶融

于一相之道。斯即无动而不寂。无异而不同。若水之为波澜。金之为器体。金为器体。故无

器而不全。波为水用。亦无波而异水也。观无碍于缘起。信难思于物性。犹宝殿之垂珠。似

瑶台之悬镜。彼此异而相入。红紫分而交映。物不滞其自他。事莫权其邪正。邻虚舍大千之

法。刹那总三除之时。惧斯言之少信。借帝网以除疑。盖普眼之能嘱。岂或识以知之。注云

。此明秘密缘起。帝网法界。一即一切。参而不同。所以然者。相无自实。起必依真之理既

融。相亦无碍故。巨细虽悬。犹镜像之相入。彼此之异。若殊色之交形。即一一切。缘无碍

。理理数然也。故知大千弥广。处纤尘而不窄。三世长久。入从略以能容。自可洞视于金墉

之外。了无所权。入身于后壁之中。未曾有隔。是以圣人得理成用。若理不可然。则圣此无

此力。解则通。无碍由情拥。普眼之惠。如实能知。如猴著锁而停躁。蛇入筒而改曲。涉旷

海以戒船。晓车幽以惠烛。注云。猴著锁喻戒制心。蛇入筒喻定自乱。智度论云。蛇行性曲

。入筒即直。三昧制心。亦复如是 金光明最胜王经三身品云。佛虽三名。而无三体也

    第五。唐朝蕲州双峰山道信禅师后。其信禅师。再敞禅门。宇内流布。有菩萨戒法一本

。及制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为有缘根熟者。说我此法。要依楞伽经。诸佛心第一。又依文

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即念佛心是佛。妄念是凡夫。文殊说般若经云。文殊师利言。世尊

。云何名一行三昧佛。法界一相。系缘法界。是名一行三昧。如法界缘不退不坏。不思议无

碍无相。善男子善女人。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舍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

名字。随佛方便所。端身正向。能于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

何以故。念一佛功德无量无边。亦与无量诸佛功德无二。不思议佛法等分别。皆乘一如。成

最正觉。悉具无量功德。无量辨才。如是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恒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夫

身心方寸。举足下足。常在道场。施为举动。皆是菩提。普贤观经云。一切业障海。皆从妄

相生。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是名第一忏并除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念佛。心心相续忽然

澄寂。更无所缘念。大品经云。无所念者。是名念佛。何等名无所念。即念佛心名无所念。

离心无别有佛。离佛无别有心。念佛即是念心。求心即是求佛。所以者何。识无刑。佛无刑

。佛无相貌。若也知此道理。即是安心。常忆念佛。攀缘不起。则泯然无相。平等不二。不

入此位中。忆佛心谢。更不须徽。即看此等心。即是如来真实法性之身。亦名正法。亦名佛

性。亦名诸法实性实际。亦名净土。亦名菩提金刚三昧本觉等。亦名涅槃界般若等。名虽无

量。皆同一体。亦无能观所观之意。如是等心。要令清净。常现在前。一切诸缘。不能干乱

。何以故。一切诸事。皆是如来一法身故。经是一心中。诸结烦恼。自然除灭。于一尘中。

具无量世界。无量世界集一毛端。于其本事如故。不相访碍。花严经云。有一经卷。在微尘

中。见三千大千世界事。略举安心。不可具尽。其中善巧。出自方寸。略为后生疑者。假为

一问。如来法身若此者。何故复有相好之身。现世说法。信曰。正如来法性之身。清净圆满

。一切类悉于中现。而法性身。无心起作。如颇梨镜悬在高堂。一切像悉于中现。镜亦无心

。能现种种。经云。如来现世说法者。众生妄想故。今行者若修心尽净。则知如来常不说法

。是乃为具足多闻。闻者一无相也。是以经云。众生根有无量故。所以说法无量。说法无量

。说法无量故。义亦名无量义。无量义者。从一法生。其一法者。则无相也。无相不相。名

为实相。则泯然清净是也。斯之诚言。则为证也 坐时当觉。识心初动。运运流注。随其来

去。皆令知之。以金刚惠微责。犹如草木无所别知之无知。乃名一切智。此是菩萨一相法门

。问。何者是禅师。信曰。不为静乱所恼者。即是好禅用心人。常住于止心则沉没。久住于

观心则散乱。法华经云。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惠力庄严。以此度众生。云何能得悟

解法相。心得明净。信曰。亦不念佛。亦不捉心。亦不看心。亦不计心。亦不思惟。亦不观

行。亦不散乱。直任运。亦不令去。亦不令住。独一清净。究竟处心自明净。或可谛看。心

即得明净。心如明镜。或可一年。心更明净。或可三五年。心更明净。或可因人为说。即悟

解。或可永不须说得解。经道。众生心性。譬如宝珠没水。水浊珠隐。水清珠显。为谤三宝

。破和合僧。诸见烦恼所污。贪嗔颠倒所染。众生不悟心性本来常清净。故为学者。取悟不

同。有如此差别。今略出根缘不同。为人师者。善须识别。华严经云。普贤身相。犹如虚空

。依如如。不于佛国。解时佛国皆亦即如国皆不依。涅槃经云。有无边。身菩萨。身量如虚

空。人之有善光故。犹如夏日。又云。身无边故。名大涅槃。又云。大般涅槃。其性广博故

。知学者有四种人。有行有解有证。上上人。无行有解有证。中上人。有行有解无证。中下

人。有行无解无证。下下人也。问。临时作若为观行。信曰。真须任运。又曰。用向西方不

。信曰。若知心本来不生不灭。究竟清净。即是净佛国土。更不须向西方。华严经云。无量

劫一念。无量劫。须知一方无量方。无量方一方。佛为钝根众生。今向西方。不为利根人说

也。深行菩萨。入生死化度众生。而无爱见。若见众生有生死。我是能度。众生是所疲不名

菩萨。疲众生如疲空。度空何曾有来去。金刚经云。灭度无量众生。实无有众生得灭度者。

所初地菩萨。初证一切空。后证得得一切不空。即是无分别智。亦是色。色即是空。非色灭

空。色性是空。所菩萨修学空为证。新学之人。直见空者。此是见空。非真空也。修道得真

空者。不见空与不空。无有诸见也。善须解色空义。学用心者。要须心路明净。悟解法相。

了了分明。然后乃当为人师耳。复须内外相称。理行不相为。决须断绝文字语言。有为圣道

。独一净处。自证道果也 或复有人。未了究竟法为相。名闻利养教导众生。不识根缘利钝

。似如有异。即皆印可。极为苦哉。苦哉大祸。或见心路。似如明净。即便印可。此人大坏

佛法。自诳诳他。用心人。有如此同异。并是相貌耳。未为德心。真德心者。自识分明。久

后法眼自开。善别虚之与伪。或有人计身空无。心姓亦灭。此是断见人。与外道同。非佛弟

子。或有人。计心是有不灭。此是常见人。亦与外道同。今明佛弟子。亦不计心性是灭。常

度众生。不起爱见。常学智慧。愚智平等。常作禅定。静乱不二。常见众生。未增是有。究

竟不生不灭。处处现形。无有见开。了知一切未曾取舍。未曾分身。而身通于法界 又古时

智敏禅师训曰。学道之法。必须解行相扶。先知心之根原。及诸体用。见现分明无惑。然后

功业可成。一解千从。一迷万惑。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此非虚言。无量寿经云。诸佛法身。

入一切众生心想。是心作佛。当知佛即是心。心外更无别佛也。略而言之。凡有五种。一者

。知心体。体性清净。体与佛同。二者。知心用。用生法宝。起作恒寂。万惑皆如。三者。

常觉不停。觉心在前。觉法无相。四者。常观身空寂。内外通同。入身于法界之中。未曾有

碍。五者。守一不移。动静常住。能令学者。明见佛性。早入定门 诸经观法备有多种。傅

大师所说。独举守一不移。先修身审观。以身为本。又此身是四大五荫之所合。终归无常。

不得自在。虽未坏灭。毕竟是空。维摩经云。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又常观自身。空净如

影。可见不得。智从影中生。毕竟无处所。不动而应物。变化无穷空中生六根。六根亦空寂

。所对六尘境。了知是梦幻。如眼见物时。眼中无有物。如镜照面像。了极分明。空中现形

影。镜中无一物。当知人面不来入镜中。镜亦不往入人面。如此委曲。知镜之与面。从本已

来。不出不入。不来不去。即是如来之义。如此细分判。眼中与镜中。本本常空寂。镜照眼

照同。是故将为比。鼻舌诸根等。其义亦复然。知眼本来空。凡所见色者。须知是他色。耳

闻声时。知是他声。鼻闻香时。知是他香。舌别味时。知是也味。意对法时。知是他法。身

受触时。知是他触。如此观察知。是为观空寂。见色知是不受色。不受色即是空。空即无相

。无相即无作。此见解脱门。学者得解脱。诸根例如此。复重言说。常念六根空寂。尔无闻

见。遗教经云。是时中夜。寂然无声。当知如来说法以空寂为本。常念六根空寂。恒如中夜

时。昼日所见闻。皆是身外事。身中常空净 守一不移者。以此净眼。眼住意看一物。无问

昼夜时。专精常不动。其心欲驰散。急手还摄来。以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终日看不已。

泯然心自定。维摩经云。摄心是道场。此是摄心法。法华经云。从无数劫来。除睡常摄心。

以此功德。能生诸禅定。遗教经云。五根者。心为其主。制立处。无事不辨。此是也。前所

说五事。并是大乘正理。皆依经文所陈。非是理外妄说。此是无漏业。亦是究竟义。超过声

闻地。真趣菩萨道。闻者宜修行。不须致疑惑。如人学射。初大准。次中小准。次中大约。

次中小的。次中一毛。次破一毛作百分。次中百毛之一分。次后前射前。筈筈相柱。不令箭

落。喻人习道。念念注心。心心相续。无暂间念。正念不断。正念现前。又经云。以知惠箭

。射三解脱门。筈筈筈于柱勿令落地。又如钻火。未热而息。虽欲得火。火难可得。又如家

有如意珠。所求无不得。忽然而遗失。忆念无忘时。又如毒箭入肉。竽镞犹在。如此受苦痛

。亦无暂忘时。念念在心。其状当如此。法秘要。不得传非其人。非是惜法不传。但恐前人

不信。淊其谤法之罪。必须择人。不得操次辄说。慎之慎之 法海虽无量。行之在一言。得

意即亡言。一言亦不用。如此了了知。是为得佛意 若初学坐禅时。于一静处。真观身心。

四大五荫。眼耳鼻舌身意。及贪嗔痴。为善若恶。若怨若亲。若凡若圣。及至一切诸状。应

当观察。从本以来空寂。不生不灭。平等无二。从本以来无所有。究竟寂灭。从本以来。清

净解脱。不问昼夜。行住坐卧。常作此观。即知自身犹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热时炎。如

空谷响。若言是有。处处求之不可见。若言是无。了了恒在眼前。诸佛法身。皆亦如是。即

知自身从无量劫来。毕竟未曾生。从今已去。亦毕竟无人死。若能常作如此观者。即是真实

忏悔。千劫万劫。极重业。即自消灭。唯除疑惑。不能生信。此人不能悟入。若生死信依此

行者。无不得入无生正理。复次。若心缘异境。觉起时即观起处。毕竟不起。此心缘生时。

不从十方来。去亦无所至。常观攀缘。觉观妄识。思想杂念。乱心不起。即得粗住。若得住

心。更无缘虑。即随分寂定。亦得随分息诸烦恼。毕故不造新名。为解脱看。心结烦热。闷

乱昏沉。亦即且自散适。徐徐安置。令其得便。心自安净。唯须猛利。如救头然。不得懈怠

。努力努力 初学坐禅看心。独坐一处。先端身正坐。宽衣解带。放身纵体。自按摩七八翻

。令心腹中嗌气出尽。即滔然得性清虚恬净。身心调适然。安心神则。窈窈冥冥。气息清冷

。徐徐敛心。神道清利。心地明净。观察不明。内外空净。即心性寂灭。如其寂灭。则圣心

显矣。性虽无刑。志节恒在然。幽灵不竭。常存朗然。是名佛性。见佛性者。永离生死。名

出世人。是故维摩经云。豁然还得本心。信其言也。悟佛性者。名菩萨人。亦名悟道人。亦

名识理人。亦名得性人。是故经云。一句深神。历劫不朽。初学者前方便也。故知彼道有方

便。此圣心之所会。凡舍身之法。先定空空心。使心境寂净。铸想玄寂。令心不移。心性寂

定。即断攀缘。窈窈冥冥。凝净心虚。则几泊恬乎。泯然气尽。住清净法身。不受后有。若

起心失念。不免受生也。此是前定心境。法应如是。此是作法。法本无法。无法之法。始名

为法。法则无作。夫无作之法。真实法也。是以经云。空无作无愿无相。则真解脱。以是义

故。实法无作。舍身法者。即假想身横看。心境明地。即用神明推策。大师云。庄子说。天

地一指。万物一焉。法句经云。一亦不为一。为欲破诸数。浅智之所闻。谓一以为一。故庄

子犹滞一也。老子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外虽亡相。内尚存心。华严经云。不著二法。

以无一二故。维摩经云。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即是证。故知老子滞于精识也。涅槃经

云。一切众生有佛性。容可说。墙壁凡石。而非佛性。云何能说法。又天亲论云。应化非真

佛。亦非说法者

    第六。唐朝蕲州双峰山幽居寺大师。讳弘忍。承信禅师后。忍传法。妙法人尊。时号为

东山净门。又缘京洛道俗称叹。蕲州东山多有得果人。故□东山法门也。又问。学道何故不

向城邑聚落。要在山居。答曰。大厦之材。本出幽谷。不向人间有也。以远离人故。不被刀

斧损斫。一一长成大物后乃堪为栋梁之用。故知栖神幽谷。远避嚣尘。养性山中。长辞俗事

。目前无物。心自安宁。从此道树花开。禅林果出也。其忍大师。萧然净坐。不出文记。口

说玄理。默授与人。在人间有禅法一本云是忍禅师说者。谬言也。按安州寿山和上讳赜。撰

楞伽人法志云。大师俗姓周。其先寻阳人。贯黄梅县也。父早弃背。养母孝障。七岁奉事道

信禅师。自出家处幽居寺。住度弘愍怀抱贞纯。缄口于是非之场。融心于色空之境。役力以

申供养。法侣资其足焉。调心唯务浑仪。师独明其观照。四议皆是道场。三业咸伪佛事。盖

静乱之无二。乃语默之恒一。时四方请益。九众师横。虚往实归。月俞千计。生不瞩文。而

义符玄旨。时荆州神秀禅师。伏膺高轨。亲受付嘱。玄赜以咸亨元年。至双峰山。恭承教诲

。敢奉驱驰。首尾五年。往还三觐。道俗齐会。仂身供养。蒙示楞伽义云。此经唯心证了知

。非文疏能解。咸亨五年二月。命玄赜等起塔。与门人运天然方石。累构严丽。月十四日。

问。塔成未。奉答已了。便云。不可同佛涅槃之日。乃将宅为寺。又曰。如吾一生。教人无

数。好者并亡。后传吾道者。只可十耳。我与神秀。论楞伽经。玄理通快。必多利益。资州

智诜。白松山刘主簿。兼有文性。莘州惠藏。随州玄约。忆不见之。嵩山老安。深有道行。

潞州法如韶州惠能扬州高丽僧智德。此并堪为人师。但一方人物。越州义方。仍便讲说。又

语玄赜曰。汝之兼行。善自保爱。吾涅槃后。汝与神秀。当以佛日再晖。心灯重照。其月十

六日。问曰。汝今知我心不。玄赜奉答不知。大师乃将手撝十方。一一述所证心已。十六中

。面南宴坐。闭目便终。春秋七十四。礼葬于冯茂山塔中。至今宛如平昔。范阳卢子产。于

安州寺壁画像。前兵部尚书陇西李迥秀为赞曰。猗欤上人。冥契道真。摄心绝智。高悟通神

。无生证果。现灭同尘。今兹变易。何岁有邻。大师云。有一口屋。满中总是粪秽草土。是

何物。又云。扫除却粪秽草土并当尽。一物亦无。是何物。尔坐时平面端身正坐。宽放身心

。尽空际远看一字。自有次第。若初心人攀缘多。且向心中看一字。证后坐时。状若旷野泽

中。迥处独一高山。山上露地坐。四顾远看。无有边畔。坐时满世界。宽放身心。住佛境界

。清净法身。无有边畔。其状亦如是。又云。尔正证大法身时。阿谁见证。又云。有佛三十

二相。瓶亦有三十二相不。住亦有三十二相不。乃至土木瓦石。亦有三十二相不。又将火著

。一长一短并著。问若个长。若个短也。又见人然灯。及造作万物。皆云。此人作梦作术也

。或云。不造不作。物物皆是大般涅槃也。又云。了生即是无生法。非离生法有无生。龙树

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若法从缘生。是则无自性。若无

自性者。云何有法。又云。虚空无中边。诸佛身亦然。我印可汝了了见佛性处。是也。又云

。汝正在寺中坐禅时。山林树下。亦有汝身坐禅不。一切土木瓦石。亦能坐禅不。土木瓦石

。亦能见色闻声。著衣持钵不。楞伽经云。境界法身。是也

    第七。唐朝荆州玉泉寺大师。讳秀。安州寿山寺大师讳赜。洛州嵩山会善寺大师。讳安

。此三大师。是则天大圣皇后。应天神龙皇帝。太上皇。前后为三主国师也。上忍大师授记

云。后传吾道。只可十耳。俱承忍禅师后。按安州寿山和上。撰楞伽佛人法志云。其秀禅师

。俗姓李。汴州尉氏人。远涉江上。寻思慕道。行至蕲州双峰山忍禅师所。受得禅法。禅灯

默照。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不出文记。后居荆州玉泉寺。大足元年。召入东都。随驾往来

二京教授。躬为帝师。则天大圣皇后。问神秀禅师曰。所传之法。谁家宗旨。答曰。禀蕲州

东山法门。问。依何典诰。答曰。依文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则天曰。若论修道。更不过东

山法门。以秀是忍门人。便成口实也。应天神龙皇帝神龙元年三月十三日。敕。禅师迹远俗

尘。神游物外。契无相之妙理。化有结之迷途。定水内澄。戒珠外彻。弟子归心释教。载伫

津梁。冀启法门。思逢道首。禅师昨欲归本州者。不须。幸副翘仰之怀。勿滞枌榆之恋。遣

书示意。指不多云。禅师二帝钦承。两京开化。朝野蒙益。度人无数。敕于本生大村李为置

报恩寺。以神龙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不疾宴坐。遗嘱三字云。屈曲直。便终东都天宫寺。春

秋一百余岁。合城四众。广饰宫幢。礼葬龙门山。驸马公主。咸设祭文。敕故秀禅师。妙识

外融。灵机内彻。探不二之奥。独得髻珠。守真一之门。孤悬心镜。至灵应物。色会神明。

无为自居。尘清累遣。其颐转慕。精爽日聪。方将洞前识之玄微。导群生之耳目。不意大悲

同体。委化从权。一伤泥日之论。长想意传之教虽理绝名相。无待于追崇。而念切师资。愿

存于荣饰。可赠为大通禅师。又敕宜差太子洗马卢正权。充使送至荆州。安置度门人。寺额

亦付正权。将回日奏闻。门人赞曰。至矣我师。道穷真谛。清净解脱。圆明实际。演无上道

。开无上惠。迹泯一心。心忘三世。假言显理。顺理而契。长为法舟。济何所济。大师云。

涅槃经说善解一字。名曰律师。文出经中证在中内。又云。此心有心不。心是何心。又云。

见色有色不。色是何色。又云。汝闻打钟声打时有。未打时有。声是何声。又云。打钟声。

只在寺内有。十方世界亦有钟声不。又云。身灭影不灭。桥流水不流。我之道法。总会归体

用两字。亦曰。重玄门。亦曰转法轮。亦曰道果。又云。未见时见。见时见更见。又云。璎

珞经云。菩萨照寂佛寂照。又云。芥子入须弥。须弥入芥子也。又见飞鸟过。问云。是何物

。又云。汝向了[?了]树枝头坐禅去时得不。又云。汝直入壁中过得不。又云。涅槃经说。

有无边身菩萨。从东方来。菩萨身既无边际。云何更从东方来。何故不从西方来。南方北方

来。可即不得也。第八唐朝洛州嵩高山普寂禅师。嵩山敬贤禅师。长安兰山义福禅师。蓝田

玉山惠福禅师。并同一师学法侣应行。俱承大通和上后。少小出家。清净戒行。寻师问道。

远访禅门。行至荆州玉泉寺。遇大通和上讳秀。蒙授禅法。诸师等奉事大师十有余年。豁然

自证。禅珠独照。大师付嘱普寂。敬贤。义福。惠福等。照世炬灯。传颇梨大镜。天下坐禅

人。叹四个禅师曰。法山净。法海清。法镜朗。法灯明。宴坐名山。澄神邃谷。德冥性海。

行茂禅枝。清净无为。萧然独步。禅灯默照。学者皆证佛心也。自宋朝以来。大德禅师。代

代相承。起自宋求那跋陀罗三藏。历代传灯。至于唐朝总八代。得道获果。有二十四人也
 
传法宝纪(并)序  京兆 朏字方明撰

稽首善知识  能令护本心  犹如浊水中
  珠力顿清现  所以令修纪  明此递传法
  愿当尽未来  广开佛知见 

序曰。我真实法身法佛所得。离诸化佛言说传乎文字者。则此真如门乃以证心自觉而相传耳

。是故论云。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

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又曰。证发心者。从净心地乃至究竟。证何境界。所谓真如以依

转识说为境界。而此证者无有境界。唯真如智名为法身。又如修多罗说。菩萨摩诃萨独一静

处自觉观察不由于他。离见妄想上上升进入如来地。是名自觉圣智。是故若非得无上乘传乎

心地。其孰能入真境界者哉。昔庐山远上人禅经序云。佛付阿难。阿难传末田地。末田地传

舍那婆斯。则知耳后不坠于地存乎其人至矣。岂夫系执因果探研句义。有所能入乎。则修多

罗所谓宗通者。宗通谓缘自得胜道。远离言说文字妄想。趣无漏界自觉地。自相远离一切虚

妄觉相。降伏一切外道众魔。缘自觉趣光明晖发。是名宗通相。是真极之地。非义说所入信

矣。其有发迹天竺来道此土者。有菩提达摩欤。时为震旦有胜惠者而传。然指真境乎。如彼

弱丧顿使返躬乎。亦如暗室发大明炬□□可得而言已。既而味性有殊高拔。或少玩所先习无

求胜智。翻然顶授盖为鲜矣。唯东魏惠可以身命求之大师传之而去。惠可传僧璨。僧璨传道

信。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法如。法如及乎大通。自达摩之后师资开道。皆善以方便取证于心

。随所发言略无系说。今人间或有文字称达摩论者。盖是当时学人随自得语以为真论书而宝

之。亦多谬也。若夫超悟相承者。既得之于心则无所容声矣。何言语文字措其间哉。夫不见

至极者。宜指小以明大假。若世法有练真丹以白日升天者。必须得仙人身手传练真丹乃成。

若依碧字琼书终溃浪茫矣。此世中一有为耳犹在必然。况无上真宗岂系言说。故斯道微密罕

得其门。虽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而真善知识何可观止。今此至人无引未易能名将以后之发

蒙或因景暮。是故今修略纪。自达摩后相承传法者。着之于次以为传宝纪一卷。维当缀其所

见名迹所化方处耳目所取书纪有明者。既而与为泯合而传记自简。至于觉证圣趣靡得瓢言也

。之列有貌图将为后记。然相承兹道澹乎。法界真空寂处相迹自消。凡在生平不现其异。靡

闻灵迹以故略诸。亦犹反袂拭面光濡不取矣。又自达摩之后至于隋唐。其有高悟玄拔深至圆

顿者。亦可何世无之。已非相传授故别条列传。则照此法门之多主也。

东魏嵩山少林寺释菩提达摩

北齐嵩山少林寺释惠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