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为座榻

发布日期:2018-05-04   字体大小:   


    大才子苏轼仕途坎坷,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宋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后,43岁的苏轼再次被贬,沦落为黄州团练副使。刚到黄州(今湖北黄冈),他借居在定慧禅院,结识了佛印禅师。惺惺相惜,两位大才子成了莫逆之交。他的“东坡居士”法号,就是在此时取的。也就是说,苏轼虽然早在嘉祜末年(公元1061年)便开始接触佛法,但一直是嘴上说禅,浮皮潦草而已。真正开始修禅,始自与佛印交往之后。

    东坡毕竟是文人习性,一知半解,便忍不住要卖弄一番。一次,他去看望佛印。佛印不好意思说:“禅房简陋,没有座榻,不及奉上居士。”

    东坡趁机嬉戏好友说:“暂借佛印四大为座榻。”

    四大,系指地、水、火、风。用佛教的观点,世界万物都是由这四种基本要素组成的。人的肉体,当然也不例外。既然椅子、人体都是四大和合而成,东坡借佛印“四大”为座,很有些狡黠的禅意。

    班门弄斧,岂不伤手?佛印一笑,道:“山僧有一问,居士若能答上来,即请坐。若是辞穷,就输掉腰间的玉带。”

    这玉带,是东坡的心爱之物。但他仗着聪明,还是欣然同意了。

    佛印说:“刚才居士说借山僧四大为座榻。可是我四大本空,五蕴非有,你往哪里坐呢?”

    此言一出,东坡额头闪闪发亮——急得冷汗如雨。因为,他知道,按照缘起性空的佛理,佛印的话无疑正中他的要害。东坡乃豪迈之士,随即解下玉带,大笑而出。佛印叫住他,赠给他一件衲衣。东坡聪慧异常,马上明白佛印是在点化他远离“玉带”之类的浮华,多些“衲衣”一般的实用。东坡呈偈三首:

    百千灯作一灯光,尽是恒沙妙法王。是故东坡不敢惜,借君四大作禅床。

    病骨难堪玉带围,钝根仍落箭锋机,会当乞食歌姬院,换作云山旧衲衣。

    此带阅人如传舍,流传到此亦悠哉。锦袍错落浑向称,乞与徉狂名万归。

    佛印也即兴贼偈两首:

    石霜夺得裴休笏,三百年来众口夸。争似坡公留玉带,长和明月共无瑕。

    荆山卞氏三朝现,赵国相如万死回。至宝只应天子用,因何留在小蓬莱?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