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禅(刘墨)

发布日期:2017-12-29   字体大小:   

timg5KIQRU7L.jpg


    从最早含义来说,禅是通过修炼精神集中于一定的对象,平息纷扰的心灵,从而获得无我的智能。

    然而,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却诞生了这样一群伟大的禅师——六祖慧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云门文偃、洞山良价、赵州从谂、雪峰义存……他们大彻大悟的心灵与智能,以最为简单而又朴素的生存方式,追寻生命的真谛,直扣生命的本质,昂然地迈进自由而广阔的无涯岸的精神王国——不论他们是默坐于古佛青灯之前,还是面壁潜思瞑悟,或是当机杀活、棒喝交加,或是行脚四方探求真理,或是蓬头垢面服务众生,都透露着他们拥抱世界、拥抱自然;融入世界、融入自然,在与自然相拥抱相融合之中获得永恒的人生。

    铃木大拙说:“禅是大海、是空气、是高山、是雷鸣与闪电。是春花、是夏日、是冬雪……不,它是在一切之上。它就是人。”所以,一种直接进入事物本身、物我两忘、心物交融的修行方式,把握了生命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正是这一切,使他们可以透彻地观察一切,而把握自己、肯定自我、热爱平凡朴素的人生,创造充满意义的人生,使他们的心灵自由、洒脱、豁达、稳健、澄明,使他们拥有既否定神灵、也否定权威、更否定来世的勇气。

    何为禅?“如果你高兴,不妨试一试。但禅是自动自发的,不招自来的。真禅显示于日常生活之中。它不仅可以打开任何一种有限的知觉,而且可以打开吾人天性中的每一道内在之门。

心灵当下解脱。心灵多么自在!假禅绞尽脑汁,就如传教士与售货员为了推销他们的货色而苦心杜撰一样。

    如此看它,翻里向外,外作内翻;此心因你无所不在,无所不包。如你,便会情不自禁地、谦和有礼地活在奇迹之中。”(《中道》)

    所以,当我们把禅宗看成是体悟生命之道的艺术,它一方面就是具有宗教含义的修行之禅,即是生命意义上的另一种积极的生存之禅,更是艺术含义上的自由而洒脱之禅。

    禅并不是把人带入想入非非、遁入梦幻或逃离现实,也不是让自我恶性膨胀,而是把人引入生活之中,参悟生命的本质,恬然悦乐地在人间栖居。

    所以中国的宗教家与知识分子选择并创造了这样一种极为值得关注与体验的禅,而企求人生的禅意,即生命的艺术化,或艺术化了的生命。

    禅于是成为人的生存方式、人生态度与艺术原则。伟大的禅师自不必说,就是如傅大士、庞居士、王维、白居易、苏东坡、董其昌等人,就不仅在自己的思想中,而且更是自己的行动中身践禅意的人生——这里不仅是说,他们创作了无数给人以安慰、温暖、恬淡的诗篇与艺术作品,而引入飘洒、超迈、拔出尘俗、韶然灵明,更重要的还在于他们的生存方式与生活态度本身就充满了禅意。在“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顿悟中,拥抱自然、拥抱世界、融入世界、融入自然,在与自然与世界的契合中获得永恒而真实的人生,于是解粘去缚、沛然间生生不息——这就是禅的顿悟境界、禅的生命与禅的艺术。苏东坡说得好:我作佛事,渊乎妙哉。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凡能领悟到空山、流水、花开等都有佛性与盎然的生命,而不能存在于漂渺虚无中,就是能以感激的心情来感觉事物的存在,甚而能与禅的生命直接连结,这就是禅心。当代有位禅师在他自己所作的禅话中写道:
    化烈火为净水,一扬眉见本来人,一瞬间即本色语;挽红尘为碧海,一挥手清风盈怀,一合十朗月当空。透彻地表明了禅心与禅的智能。
    你从这里领悟到什么了吗?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