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事情

发布日期:2017-08-21   字体大小:   


       在我的感觉里,四季当中,只有秋天是最接近内心的。如果把身体比作宅院,秋风进入迂回的长廊,带走了这宅院里零零碎碎的家什,剩下的是寂寥和空旷。一个人的内心在这宅院的一间空屋子里,呈现了它的清朗与隽永。

       我经历秋风的时候,甚至感觉到一种快乐。尽管,它贴紧肌肤时,使我有被幽灵触摸的心惊,仿佛它的一只手就要将我热乎乎的心脏、血肉掏走了。事实上,它一定带走了什么,要不我为什么感到形销骨立,有一种无助甚至荒芜的惧怕呢。但是,我分明聆听到身体里面植物般蓬勃舒张的声音,这是灵魂的声音。有一种萧瑟是和内心的蓬勃在一起的,这样的感觉使我感到莫名的快慰。

       有一次,我在一块空地沾满露水的石凳上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天空像黑夜里一张俯视的脸,星星是一颗颗凝视的眼睛,一眨一眨地,一直望到我心里。在我凝神屏气的时候,身体被星光打开,又被星光托起,我悬浮在空中,直至心上布满了星光的道路,与天籁相接。这一刻,心饱满而博大。

       还有一次是在青海湖。我在宁静的蓝色水域面前久久失语,它使我相信我正站在离天堂不远的地方。那是怎样的蓝。我忽然强烈地想要哭泣,尽情地幸福地哭泣。那明亮、清澈、无边的,仿佛扔一块石子就会叮当作响的青海湖,将我的心神浸透得一片幽蓝。

       我想,心居住的地方应该是宁静的。宁静像一面镜子,照见心上的尘埃。宁静又如水,将心洗净。它使心变得透彻,蹑足在万物间,与自然融合在一起,沉静于无边的冥想。这样的宁静接近了我的渴望。

       更多的时候,我在喧嚣而奔涌的人群中看到自己深刻的孤独。我像一颗小小的沙子,没有人能知道我是谁,来自何方,又将走向哪里。没有人能停下来,听一听我内心细微但是真切的诉说。那时候,心没有家。四周都是汹涌的潮水,将我一个人扔进阔大的深处。

       只有我自己知道,所有的努力为的就是给心安置一个家。心的家其实可以很小,小到一个名字、一种微笑、一丝气息、一缕炊烟、一地月光……这些足以让心不再飘荡,像树用根深深地攥紧泥土。

       为了内心的安宁,我常常祈求生活。当我流泪,我会想,把阳光的柴火搬运过来多好,用它的明亮和温暖驱逐阴影。如果恐惧,我渴望有力的臂膀,请求它们抱紧我,再抱紧我,直到我站立的大地不再倾斜。如果愤怒,我等待一场大雨,或是柔美的旋律,一双处子的眼睛,等待它们熄灭狂躁的火焰。如果幸福,我要让我的幸福成为黑夜的一盏灯,走廊上为路过的人准备的扶手。

       心也有从身体里出走的时候。在夜里,我为自己点一盏灯,心来到一盏灯的核心。明亮,温暖,充满了对黑夜关怀,柔情和诉说 。我喜欢雨天,透过蒙上薄雾的玻璃,看窗外细碎的雨纷纷地下,心悄悄来到细雨中。没有什么比雨更能让心的触觉接近温润和细密。玻璃和冰的惊裂,则使心呼叫着,一路滑过它们锋利的边缘。如果天空只有一只鸟的飞翔,我将看见心快乐的独行,它扑棱扑棱振翅的样子。而天空,深远的道路为它打开了未来之门……

       在心居住的地方,我才能成为我。才能生长、呼吸、茂盛,才能在万丈红尘中掘一口深井,并在众多的生命中聆听到自己的呼吸——

       我不知道感动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一群蚂蚁排好长队,搬着觅到的各种碎食回家。它们无声而迅疾的细脚不断地迈过墙角的土沟,向着家的方向赶去。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大颗大颗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蚂蚁们挣扎着继续向前,直到完全消失在洞口。我在边上揣想里边的安宁和温馨,这一刻,我是多么愿意亲近小小的蚂蚁啊。

       我曾经在一个乞讨者的眼睛里看见了无望和悲凉。他站在那儿,像一棵临近死亡的干渴的树。他的眼神猛地灼伤了我,我走近他,我愿意给他站立的泥土一杯,不,更多的水。我希望看见他因为湿润而逐渐鲜活的脸。当我从心里为他倾出怜惜的水,什么从我的内心酣畅地流过。

       我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有多少条路通往爱、忧伤、疼痛和幸福。我知道它们是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它们滋养和丰富着心灵,并使一个最寻常的人抵达深邃和富足。

       常常想,一个人的内心是有两种颜色的。一种是蓝色,另一种是红色。蓝色是沉静,舒缓,宽广,深远,是忧伤以及梦想。而红色则是温馨,甜美,热情和幸福。内心的两种颜色合成了生命两种不同的滋味。

苏栗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