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的少林僧兵

发布日期:2020-12-29   字体大小:   

◎《禅露》编辑部

民国是少林寺历史上风云变幻最激烈的时期之一。这期间少林寺所发生的事,既有壮举也有悲剧。随着清王朝对少林寺功夫禁锢的终结及社会的动荡,沉寂了百年的少林僧兵在民国初期又重新出现,并参与了一系列战争。

    民国元年(1912年),少林寺著名武僧恒林升任执掌嵩山佛教的“登封县僧会司僧会(管理佛教的僧官)”。恒林少林功夫高超,胆识过人。民国初期,由于世局混乱,土匪横行,豫西尤为严重。少林地区也是匪患重灾区,这里常常是“伏莽出没”,甚至少林寺僧也曾被土匪掳去。民国八年(1919年),陈万里到少林寺游览,恒林问道:“曾否带有手枪?有则藏诸身侧,备土匪。”众人听后皆呈“骇异之色”。匪患严重程度,杨圻在《少室观雪图记》中云:“匪亦入山中,洗劫净尽,至无鸡犬。”在此情况下,恒林被推为少林寺保卫团团总。恒林就任后即开始购置枪支,训练由僧人组成的武僧为主的寺院武装,由此又揭开了少林僧兵参战的序幕。



    民国九年(1920年)秋,豫西遭荒灾,土匪蜂起,四处烧杀掠抢。身为少林寺保卫团团总的恒林,率领训练有素的少林僧兵,在登封县城、梯子沟、白玉沟、熬子坪等地与土匪进行了大小数十战,无不胜。是年,匪首朱保成、牛邦、孙天章、段洪涛等联合夜袭巩县鲁庄,因天明被人发现,土匪向西南逃窜。当恒林得报后,率少林寺保卫团僧兵在少林寺西南截击土匪。当土匪行至熬子坪时与恒林的少林寺保卫团发生激战,少林寺保卫团僧兵一举击溃土匪,土匪大部分被歼,其余瓦解远遁,少林寺保卫团此次获胜使少林寺获得大量枪弹。从此,恒林及少林僧兵威振四方,远近土匪闻其名不敢犯其境。战后,河洛道尹阎伦如赠恒林“少林活佛”匾额以旌表其功。省长张凤台也给恒林颁发奖章和奖状,并向少林寺紧那罗殿献了“威灵普被”的匾额。从此,拥有大量枪支且精通武功的少林僧兵,成了登封县一支重要武装力量。其后,登封县城数度被土匪围攻,少林寺保卫团多次应招前往参战。

    1923年秋,恒林圆寂后,其得意弟子妙兴继任少林寺住持和登封县僧会司僧会。妙兴精通武功,为近代最著名的武僧。妙兴上任后继续训练少林僧兵武装。民国11年(1922年),河南地方武装首领樊钟秀被吴佩孚收编为暂编第四团团长。是年,樊受吴佩孚之命到登封收抚任应歧、陈青云等地方武装,路过少林寺时,见大雄宝殿损坏,捐资400元作为修寺之资,并拜少林寺住持恒林为师。由此,樊与少林寺关系甚密。1923年吴佩孚命师长张玉山到登封收编湖北别动队,其第一旅旅长卢耀堂觊觎少林僧兵武装及枪弹,任命妙兴为一旅第一团团长,驻扎少林寺。

    民国14年(1925年),胡景翼与阚玉琨爆发“胡阚”战争。此时,因援助孙中山而被任命为“建国豫军”总司令的樊钟秀,从广东开赴河南协助胡景翼与阚玉琨作战,阚部崔继华从密县败退,樊请妙兴率少林僧兵第一团出战,妙兴遂指挥少林僧兵与阚部倒戈的李镇亚一起,共同击败崔继华部,樊军占领登封县城。

1927年春,妙兴率领以少林僧兵为骨干的第一团,在少林寺誓师出征,随卢耀堂旅开驻郑州。是年三月,妙兴率第一团与任应歧部在舞阳作战,妙兴阵亡,少林僧兵武装从此瓦解。1928年,冯玉祥部国民军北伐时,由于樊钟秀与少林寺关系密切,以少林寺为司令部攻其后方,寺僧暗助樊军,后冯部石友三率军攻入少林寺,一把大火焚烧了少林寺十八座殿堂,千古名刹再遭浩劫。

抗日战争时,少林寺永贵、素祥、志元、行香等多名武僧还参加了抗日战争。

民国时的少林僧兵和明正德时的僧兵组成差不多,即除僧人外,还有很多少林俗家弟子。民国时的少林寺保卫团及第一团就是以僧人为骨干,同时还有众多会武术的当地百姓参加,延续了少林寺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的保国爱民的少林武术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