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融合研究

发布日期:2020-08-10   字体大小:   

田文波  孙宏

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的扩大绝不只是历史发展的简单判断,更是少林功夫文化本体在历史进程面前的自我选择。

少林寺作为佛教禅宗祖庭,在其长期的发展历史中形成了具有典型中国特色的文化体系,少林功夫作为少林僧人强身健体、保家卫国的身体活动手段在中国武术发展史中具有独特的文化地位,经由千年历史的沉淀,少林功夫形成了既具有武术文化基本特征,又与世俗的武术文化迥然有别的文化体系。少林功夫文化体系是历史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与现代文化体系冲突融合的结果。由此,少林功夫文化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文化表达,也是现代文化重要的文化表征。作为一个庞大的文化体系,少林功夫文化在当代社会发展进程中熠熠生辉,呈现出独特的文化色彩,对少林功夫文化的全面认知由此成为当代文化发展的历史使命。少林功夫作为一个历史的范畴,是历史进程的产物,少林功夫在其发展过程中所走过的时间和空间轨迹对于我们探讨少林功夫的发展和现代推广具有重要意义,这即是我们探究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发展的逻辑起点。



一、嵩山:少林功夫的文化地理原点

佛教于东汉初年传入中国,并在之后迅速发展。由于传统社会中战乱频仍,尚武成为社会众多阶层生活的实际需要,寺院因为要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也拥有一定的武装力量。嵩山少林寺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年),关于少林寺武僧习武的传说,最早为慧光和僧稠。后来,达摩在少林寺面壁九年,传《易筋经》、《洗髓经》,后世据此认达摩为少林武功初祖,虽然这种说法后来经过考证被认为纯属子虚乌有,但其对后世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少林功夫文化是在中国嵩山这一特定的地理环境中形成发展的,嵩山地处中原大地,是中国文明的早期发源地,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起源之地之一。少林功夫文化成长于兹,发展与兹,本身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孕育而成的产物,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外在表现。少林功夫文化在其长期的发展进程中,与中国传统文化形成一种脱胎于母体而又反哺母体的互动逻辑。少林功夫文化从其技艺而言,无疑是与中国传统武术技术融合的结果;就其功能而言,是在强身健体、抵御猛兽和外敌入侵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就其理论而言,少林功夫文化在佛教思想的影响下,在佛教中国化进程中与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子系统形成了紧密的逻辑联结,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撷取了许多精华的元素,并将之运用于少林功夫的自我建构,从而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巍然一体的少林功夫文化体系。

少林寺的禅武结合诞生了独特的武术禅,武术禅的本质是少林寺僧众的一种参禅方式,其最终追求是“明心见性”。禅宗的独特风格在于:“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少林功夫的极致追求是“明心见性”,这也是禅宗的根本要义。而要实现这一追求,少林寺的僧众很早就选择了通过功夫修炼而展开对禅修“不动心”的追求,从而开拓了中华武术史上独具特色的武术禅。武术禅在少林寺是作为学佛的一个法门,是要求用一颗参禅的心去练习功夫。如果在练习武术功夫的时候忘记了这个初心,武术禅就因丧失本心而无从谈起,变成纯粹的武艺练习,而不再属于少林功夫文化的范畴了。一千余年来,少林功夫中的武与禅已经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少林功夫文化中的每一拳、每一脚的运用中,蕴含有深刻的禅意,以武术搏击的技艺参禅悟道,解除对死的恐惧,放下对自我的执着。

由此,嵩山作为少林寺的所在地,不再仅是少林功夫地理意义上的发展原点,更是文化意义的发展原点,对于少林功夫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二、走遍中国:作为武术文化符号的少林功夫

尽管少林功夫的发展是在少林寺这一特定地理空间中完成的,但少林功夫从来就不是一种封闭的文化系统,而是一种融合的文化系统,文化融合不仅使少林功夫具有了丰富的内涵和外延使少林功夫在发展过程中走出寺院,走向更为广阔的地理空间。地理空间的扩大一方面使少林功夫不再只是少林僧人习练的功夫,而成为众多民众习练的功夫,这也是少林功夫能够成为中国武术文化符号的根本原因所在;另一方面,少林功夫的走出固定空间也为少林功夫自身发展创造了活力,使少林功夫拥有更为广阔的文化空间,从而推动了少林功夫自我构建的完成。

少林僧人曾经参加了唐王李世民与王世充的战争,参加战争的僧人并受到了李世民的封赏。少林武术和武僧的显扬,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少林僧兵参加明代中后期的抗倭战争。少林僧兵的入世与参战是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扩大的重要路径,不仅为少林功夫吸纳军旅武术提供了非常难得的途径和机会,而且为少林僧兵学习中国传统兵器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的扩大,更多地依靠于技术的传承,更多突出了“武”和“技勇”。同时,“任一文化的现代化,都是自己传统的现代化;任一现代化的文化,都饱含着自己的传统在内”。当代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的扩大则更多体现了少林功夫的传统与现代化之间的冲突与发展,体现在少林功夫的文化传播与健身需求层面。

从我国全民健身运动的发展来讲,民间武术的贡献功不可没,少林武术作为一举多得的锻炼选择,伴随其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选择练习少林功夫,以此来提升自己的身体健康水平,提高自己的运动能力和防身自卫水平。而且,少林功夫由于其独特的佛教文化内涵,还会引导少林功夫的习练者通过练习少林功夫而形成内在精神世界的追求,形成少林功夫禅修的精神提升法门,培养少林功夫爱好者对“明心见性”的精神追求。

向社会民众普及和推广少林功夫和少林禅武文化,是少林寺在新时代的新担当,更是少林寺僧众的高层次追求。而少林功夫的普及和推广,必然会推动我国全面健身运动更蓬勃的发展和更丰富内容体系的形成,从而形成少林功夫与全民健身运动的良性互动和迅猛发展,不仅会在少林功夫传播广泛的河南地区形成强大的区域文化影响力,还会在全国形成全民健身运动的多彩普及,形成少林功夫爱好者身体健康水平的持续提升,从而推动健康中国2030发展目标的实现。

由此,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由嵩山走向全国成为中国武术文化符号的过程即是少林功夫发展成熟的过程,文化地理空间的融合与发展推动少林功夫更多地走进人们的视野。


三、走向世界:作为中国文化符号的少林功夫

禅宗祖庭少林寺的历史积淀赋予了少林功夫丰富佛教文化内容和佛教戒约的道德文化空间。中国传统武术的内容体系中,武德教育和武德文化,是中国传统武术得以被社会大众认可和接纳的重要基础。基于此,少林功夫文化不仅为众多中华民族所喜爱和崇拜,更被海外无数喜爱中国功夫和中华传统武术的人士所追求。从而推动了少林功夫走进更为广阔的文化地理空间,成为中国文化在世界传播过程的典型文化符号。由此,少林功夫文化不断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中华传统教育的内容和方式,在少林功夫文化的教育传承过程中得到了非常完美的继承和弘扬。师徒教育的传承方式和少林功夫丰富教育内容的教育体系相结合,形成了今天少林寺禅武教育文化的组织架构和知识体系,形成了少林禅武文化思想体系和哲学体系的教育特色,建构了源于少林,传播于华夏大地和中国海外的少林文化教育体系,成为少林功夫与中国传统教育相结合的优秀典范。

今天的少林功夫,不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上为国家政府和人民大众所知晓,而且在美国、澳大利亚、欧洲为很多喜爱中华武术的人们所喜爱和接受;1988年6月,少林寺成立武僧团,开始在海内外展演少林功夫,传播少林武术文化。1997年释永信大师率领“中国嵩山少林寺武术慈善义演团”到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等地巡回慈善义演。2004年4月,释永信方丈率领少林寺武僧团随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出访了南美诸国,开启了少林功夫在拉美的传播展演历程。2012年,释永信方丈带来武僧团访问欧洲,参加“首届欧洲少林文化节”。2013年10月,释永信方丈率代表团参加“首届北美少林文化节”,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了“少林寺北美文化节暨少林文化走进联合国”活动。

少林寺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几十年间,接待难以计数的文化交流来访者、各类到访团体、文旅爱好者和佛教交流者,成为促进国内外、海内外武术文化交流、佛教文化交流和文旅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和有效载体,成为我国文化开展国际国内交流的优秀奉献者和有力推动者,少林功夫文化也成为加强我国传统文化与世界各地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为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做出突出贡献。

由此,少林功夫随着自身发展与传播将文化地理空间扩大到更为广阔的国际范围,文化地理空间的融合与发展不仅是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与世界人民共享文化果实的过程,更是少林功夫文化体系进一步发展壮大的过程。文化地理空间的扩大一方面推动了少林功夫文化体系更加全面包容,另一方面也直接推动了中国武术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

作为一个历史的发展进程,少林功夫文化地理空间的扩大绝不只是历史发展的简单判断,更是少林功夫文化本体在历史进程面前的自我选择。这种选择既意味着少林功夫作为文化的发展脉络,也更意味着少林功夫作为民族文化的形式呈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少林功夫的文化发展趋势或者说文化地理空间融合的基本表达和判断,从文化本体而言,少林功夫的发展更呈现一种多源性、融合性的文化形态。所以,对于少林功夫而言,如何在新时代保持传统的文化地理发展空间并走向更为广阔的文化地理空间,亦即是如何让我们宝贵物质文化遗产如何更好发展,也是未来少林功夫乃至武术发展的重要课题。

(作者田文波系《武术研究》杂志副编审、博士,研究方向为“武术文化与武术史”;作者孙宏彪为苏州大学体育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体育人文社会学”。)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