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佛殿脚窝

    由于少林武术名扬天下,即使没到过少林寺的人,也会听说少林和尚因练武把大殿中的地面都跺成坑了。游过少林寺的人都知道:那些脚坑在少林寺常住院最后的一座殿宇――千佛殿内。千佛殿中用方砖铺成的地面上,有四十八个深浅不同的锅样脚窝。这四十八个脚窝排列四行,前后左右间隔两米有余,非常匀称。最深的有五十厘米。这些脚窝是练武踏成的吗?为什么只有四十八个?深浅为什么不同,又排列这样匀称呢?
    德禅大师专门叫来几位今天的武功高足弟子,当面在这些脚窝上作了表演。这一看便完全清楚了。这些脚窝的确是千百年来僧们在这里练武踏成的。脚窝为什么分布得这样匀称呢?原来,少林武术特别重视腿上功夫,俗称:南拳北腿。进寺学武,必须先练三年腿功,站桩、蹲桩、恨脚……,他们说:手为两扇门,全凭脚打人。师傅教弟子,要求脚上的基本功特别严格。几十个人在千佛殿内,两手侧平举,前后左右距离散开。因受着四壁和十二根屋柱、中间毗卢佛龛的限制,能够活动开的最大容量,也只能有四十八个位置。经常地固定在这些位置上习练腿上功夫,久而久之,这四十八个脚窝,也就自然而然地踏成了。为什么中间的两行脚窝比较深些呢?这又是一种原因,就出在“少林拳打一条线”这个特点上。少林弟子练武也总是龙腾虎跃在这一条直线上。他们尤其严格要求弟子,要严格练好高难度动作“心意把”。俗话说:“心意把功,三年不成”练“心意把”,要求是跃起如只燕凌空,落下犹泰山压顶,一起一落只能在两米左右的位置上完成。因为起点受墙壁、木柱的固定,落点也就自然固定在一个位置上。练这种功夫,师父又常采用单个教练的办法,便于纠正动作,让大伙在四周品嚼功夫,这样年深久远,中间两行脚窝就自然比较其它的深一些了。
    千佛殿的脚窝,是练腿上重功形成的。少林武功也还特别讲究腿上轻功。轻功是怎么练的呢?俗话说:“轻功重练。”练轻功,要先练绑沙袋,就是绑在脚踝上部的小腿处。铁砂、石砂都可。开始每条腿上只能绑一斤重。绑上之后,就不能再轻易去掉,睡觉、担挑、窜跳、翻筋斗、练武……都不能去,只有在洗澡时,可暂时去一下,洗完澡重新绑上去,才能去干别的。练得毫无负担感觉的时候,再半斤、二两地增加,可以一直增加到十斤、二十斤或更多一点。这就要看各个人的毅力和吃苦精神了。但是,在每条腿上绑到五斤重的时候,全身上下就要开始带“重身”了,以便上下重量配合适当,否则脚重头轻,也要影响练武和劳动的。“重身”就是铁袖圈、铁护胸、铁护背、铁压肩……。也可因自己练武之需,自行设计制造。假若全身能带上三十多斤重,仍能窜、跳、翻筋斗,当把这些沙袋、重身去掉时,那不就身轻似燕了吗?
    在练绑沙袋、带重身功夫的同时,还要练“跑滑板”、“跑立砖”……“跑滑板”是在高墙上靠上一条长板,开头要尽量放的平一点,以便顺利地跑上去,转回身来又顺利地跑下,绝不能扭不回头而退了下来。跑得熟练自如了,就把木板再向上靠得陡一点,再如上法,跑上去,回头再跑下来。跑得熟练自如了,再把木板向上靠得再陡一点,照样跑上跑下。这样一点一点地陡起去,当陡得无法再陡时,重身一去,飞身上墙的功夫就成功了。
    练跑滑板同时也要练“跑立砖”。“跑立砖”是,先把三块砖以间距一大步为度、三角放定,在这三个固定点上往来奔跑,实际是在作一连串地急转身动作,当跑得十分熟练,从不会踏空的时候,再把砖楞放起来,依样往来奔跑。跑得自如到不踏空、砖不倒的时候,再把砖立起来,再进行往来奔跑的练习。到了在立砖上也不踏空、不倒砖的时候,就到了练“跑石筐”的时候了。
    “跑石筐”是用三个半米多高的竹筐,装满鹅卵石,三角放好,象跑立砖一样的踩着筐子的边沿,来回奔跑。但是,每跑一步必须弯下腰去,拾起一块鹅卵石扔出去才行。并能练得跑得快、拾得快、扔得快、越快越好。直到把筐内的卵石扔掉完了,双脚仍能不停地在三个筐沿上来回跑,竹筐能一直稳放不倒为止。踩着竹筐的里沿练好后,再踩着竹筐的外沿练。这样练得纯熟了,当把练功重身沙袋等去掉后,就能身轻似燕,灵活自如,飞檐走壁。
    还有专练踢石的。“练踢石”,是在练功场上,摆满大小不等的石头,先踢小的,以踢得起飞为准,慢慢就能踢飞大的。踢到多大为止,何时功夫练成,这要根据个人的意志。上面这些都是讲练腿上的功夫。
    练手上功夫,主要是练“开山捶”、“铁沙掌”。练这种功夫,是先将砂袋绑在事先埋牢的木桩上,或将大砂袋悬空吊起也可。先照砂袋上练击掌,练劈掌,直到练得击掌可以击碎石头,击掌就能劈开砖石,手上满是老茧时,就可以再去练插沙了。
    “练插沙”是将一口一米深的大缸内装满绿豆,用手五指并拢去插,便会越插越深。直到练得“嚓”的一声,就进深到腋窝地,再将缸内换成豌豆去插,仍然要练到一下就进深腋窝。最后再换成用盐炒过的铁豌豆去插。铁豌豆要用盐炒的原因是,手指插破流血,也不会因之感染化脓,还容易提早结茧。当在装满铁豌豆的缸中“嚓”的一声,就进深到腋窝时,胳臂一抡可代“棍 ”;用手掌去砍,可代“刀”;用手指去插,可代“矛”。这时的功夫,就到了许世友将军生前对《解放军报》记者讲的那样,“用手抓人就是五个血窟窿,回手就是一手肉”的时候了。
    再者,还要练习眼力。练习眼力,除用弓箭射标之外,就是去打梅花铜桩。“梅花铜桩”是用六根桶样粗细三米多长的铜筒,在练功场上,竖立起来,围成一个直径五米大小的圆圈,在里边习练刀、枪、剑、棍、鞭、流星等器械。不管在内怎么练,练什么,一律不准让器械触着桩身。耳边只能有器械飞舞的风声,吹得铜桩“轰轰”作响,而不能产生触着桩身响声。
    此外,还有用头撞石枕以练“金钟罩”,用抱玩牛犊以练臂力,……总之,从来没有固定的格式,也没有固定地把许多种都练完,只要一种能够长期坚持苦练到家,就很了不起。俗话说:不怕千着会,就怕一着成。自古以来,少林功夫没有一项,可以不经过流血流汗的长期苦练,就能轻易到手的。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