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照打擂

    同治年间,京城里来了个名叫呼达汗斯的洋人要在中国立擂比武。他向清廷提出条件:百天之内若输给中国人,他的国家将向大清帝国称臣纳贡;若中国人败在他手下,清政府必须向他的国家称臣纳贡。当时同治皇帝年龄小,慈禧太后掌握朝政。她惧怕洋人,对呼达汗斯的条件满口答应。于是呼达汗斯在校场立下擂台。眼看过了七十多天,还没有人能够将呼达汗斯打下擂台。慈禧太后如坐针毡,这才火速派人到少林寺挑选武艺高强的和尚打擂。
    这天,少林寺的老方丈听说钦差官驾到,慌忙出寺迎接。听完圣旨,老方丈心里怒火万丈,想到清廷曾几次清剿少林寺,本有心拒绝不去打擂,但仔细一想,事关国家存亡、百姓安危,不能撒手不管。老方丈说:“钦差大人平时不养兵、临阵来选将,哪有现成的呢?”钦差一听,也放下自己的身份,乞求老方丈道:“长老,您无论如何得派一个和尚去打擂,要不我就交不了差呀!”老方丈看他着实为难,便说:“好吧,你今晚安安稳稳睡觉吧,明天跟你去一个打擂和尚就是了!”钦差官这才放了心。
    钦差官走后,和尚们都埋怨老方丈承当打擂欠思量。老方丈笑笑说:“大家不必担心,我已选定你们的寂照师叔,他一定能够打赢。”然后叫了—个小沙弥,让他连夜请回寂照和尚。
   此时已还俗和尚寂照,家住登封城东二十五里练术沟。他小时候家境贫困,爹娘送他到少林寺出家当了和尚。他在寺内勤学苦练,成了一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名手。后因老娘年迈多病且无人侍候,他向方丈提出还俗。老方丈恋恋不舍地说:“按寺里的规矩,你若能打出山门就放你走。”那天,从千佛殿到山门外,人挨人一字排开。寂照使出真功,个个较量,一直打出山门。临走时,老方丈拉着寂照的手说:“师弟,你还俗以后,千万记住,一不能忘了少林寺,二不能废了功夫。”寂照也恋恋不舍地说:“师兄,要不是老娘病重,你就是赶也赶不走我。以后寺里有事,叫我一声,我即刻就到。”说罢,寂照就离开了少林寺。
    这天晚上,寂照侍候老娘睡下后,打了几套拳,练了几路棍,正要脱衣睡觉,猛听得有人叫门。他开门一看见是师侄来了,便问道;“你半夜三更赶来干啥?”小沙弥谎称说老方丈得了重病,要他连夜赶去探望。寂照二话没说,留下小和尚照看老娘,掂了一根齐眉棍,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少林寺来。
    天刚亮,寂照就来到了少林寺。老方丈和一群小和尚们已经在等他了。寂照把老方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师兄!小徒弟说你有病,我看你不像有病啊!”老方丈拉着寂照说:“我这病跟往常不—样,非你治不可呀!”接着,老方丈把呼达汗斯立擂,朝廷派钦差找人打擂的事说了一遍。寂照听后犹豫不决。老方丈见状就激他说:“师弟,你常说好钢使在刀刃上,这一回可看你这块钢硬不硬啦。”寂照说:“我去了若能打胜啥话不说,要是有个一差二错,谁给俺老娘养老送终呢?”老方丈说:“嗨!你不敢去算了!我另选别人。”寂照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忽地站起来说:“谁说我不敢去?”老方丈说:“洋人是钢骨铁筋,咱少林寺的和尚难道是泥捏的?让人家指头一捣就零散了?”这一激果然奏效,寂照啪的—声两拳相击,双脚一跺说:“师兄,你甭说了,我去!家中的老娘您替我侍候几天。”老方丈说:“你的娘也是我的娘,你放心去吧!”说完,老方丈让寂照换去俗衣穿上僧装,挑一匹青鬃大马,然后请出钦差官员。老方丈领着全寺和尚,把他们送出山门外。
    寂照来到北京,先到校场察看。校场入口搭了—个彩棚,凡来打擂的人都要先到彩棚里留名挂号。校场当中是高三丈、宽十丈的擂台。擂台上一个好汉和呼达汗斯正打得激烈,忽听彩棚内铜锣当当当响了三声,有人喊道:“今日不分胜负,明日再会。”洋人呼达汗斯和打擂好汉都停住了手。寂照等打擂好汉走下擂台,上前施了一礼问道:“好汉高名大姓?”“小生姓李名焕。师傅从何而来?”寂照回答:“嵩山少林寺。”打擂好汉惊喜万分:“师傅,可把您盼来了!实不相瞒,俺爹就是死在这个洋人手里,我是来为爹报仇的。可惜我武艺不高,打他不过。早听说少林寺师傅武艺高强,您一来咱就能赢了。不过这个洋人确实厉害,您可要当心啊!”寂照点点头,两人道别,各回住处去了。
    第二天一早,寂照腰带一紧,掂了禅杖朝校场走去。他先到彩棚留名挂号,号牌上写着:打擂人,嵩山少林寺和尚寂照。寂照走近擂台,一个箭步噌地跳了上去。呼达汗斯看寂照相貌平常,就想吓唬寂照,他说:“你远道而来,我给你搬个墩,先坐下歇歇。”说罢便跳下擂台,掂起一个五百斤重的大制石,打个箭步窜上擂台,把制石往擂台中间一放,说道:“请坐。”寂照明白呼达汗斯的意思,接着说道:“你来中国是客人,哪有主人坐,客人站的道理?我再去搬一个。”说着也跳下擂台,把另一个五百斤重的制石,举过头顶。寂照走近擂台,身子一蹴,跃了上去,把制石也放在擂台当中,说:“来,咱们都坐这歇歇。”呼达汗斯一看,知道和尚有本事,便问道:“今天比啥?”寂照说:“十八般武艺任你挑拣。”呼达汗斯以为自己拳击拿手,就说道:“比拳术吧。”寂照说:“中。”呼达汗斯又问:“是比套路,还是比拳力?”寂照答道:“任你挑。”呼达汗斯说:“比拳力吧!”寂照仍说:“中。”呼达汗斯再问:“是你先打我,还是我先打你?”“你是客人,让你先打我。”呼达汗斯暗暗高兴,心想:哼!你这个和尚活到头了。你让我先打你,我一拳打下去就叫你回老家!这时候,寂照也暗暗高兴。心想:哼!你要和我比拳,算你龟孙错打了主意,今日就叫你尝尝嵩山少林拳是啥滋味。寂照往制石上一坐,气贯全身,像一尊铁罗汉。呼达汗斯说:“和尚,我可是来者不善哪!”寂照说:“愿意领教。”呼达汗斯用尽力气照寂照的脊背通通连打两拳。他以为这两拳就够寂照受了。谁知寂照像没事人一样。他使尽力气打出第三拳。拳头好像打在青石板上,使他自己疼痛难忍。这下他可怯了,慌忙说:“和尚,咱不比吧,算我输行不行?”寂照一看呼达汗斯耍滑头,便说:“那不行!你是客人你给我送了礼,我不能不还礼。”呼达汗斯无可奈何,只得坐在制石上。寂照说:“咳,你是来者不善,我是善者不来。你好好坐稳当吧!”寂照气贯全身,头一拳打断了呼达汗斯的左臂,第二拳打落了呼达汗斯的右膀。当寂照第三次举起拳头时,吓得呼达汗斯身子—躲,寂照的拳头落到制石上,囫囵囵的大制石被打得粉碎。寂照骂道:“哟,你龟孙怪精哩,叫制石替你挨了一拳。”呼达汗斯吓得面色苍白,慌忙跪下求饶:“和尚爷爷饶命!”寂照说:“饶命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条!回国以后,给你的主子说清楚,以后再敢欺负中国,和尚爷爷决不再饶!”呼达汗斯满口答应:“是,是!”寂照说:“为了两国友好,今天我饶了你。走,我要送客!”说着两个指头一挑,呼达汗斯像个皮球一样滚下擂台。
    这时,校场内有人喊道;“各位听着,今天是打擂的第九十九天,嵩山少林寺和尚寂照把呼达汗斯打下了擂台!”霎时间,校场内外响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慈禧太后这时也坐着金辇从皇宫出来,一见寂照便问:“你是要钱呢,还是要官做?”寂照说:“一不要钱把福享,二不做官把民欺,俺回嵩山少林寺,白天种好地,夜晚练武艺。”说罢也不给慈禧太后施礼,骑上青鬃大马回嵩山少林寺去了。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