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巳正月初九日(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虚云老和尚禅七开示

发布日期:2010-03-16   字体大小:   

起七偈
诸人入堂锻炼,看谁倚天长剑。
是佛是魔皆斩,直教梵天血溅。
金锁玄关掣开,旷劫无明坐断。
一朝刺破虚空,露出娘生真面。
    这里的大和尚很慈悲,各位班首师傅的办道心切,加以各位大居士慕道情殷,大家发心来打静七,要虚云来主七,这也可说是一种殊胜因缘!只以我年来患病不能多讲。世尊说法四十余年,显说密说,言教已有三藏十二部之多,要我来说也不过是拾佛祖的几句剩话。
    至于宗门下一法,乃佛末后升座拈大梵天王所献金檀木花示众,是时座下人天大众皆不识得,惟有摩诃迦叶破颜微笑,世尊乃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付嘱于汝”。此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下承当之无上法门,后人笼统曰之为禅。须知大般若经中所举出之禅有二十余种之多,皆非究竟,惟宗门下的禅是不历阶级,直下了当,见性成佛之无上禅,有甚打七不打七呢?只因众生根器日钝,妄念多端,故诸祖师特出方便法而摄受之。此宗相继,自摩诃迦叶以至如今有六七十代了,在唐宋之时,禅风遍天下,何等昌盛?现在衰微已极!惟有金山、高旻、宝光等处撑持门面而已。所以现在宗门下的人材甚少,就是打七,大都是名不符实。昔者七祖青原行思问六祖曰:“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曰:“汝曾作甚么来?”思曰:“圣谛亦不为!”祖曰:“落何阶级?”思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六祖深器之。现在你我根器劣弱,诸大祖师不得不假方便,教参一句话头。宋朝以后念佛者多,诸大祖师乃教参“念佛是谁”。现在各处用功的都照这一法参究,可是许多人仍是不得明白,把这句“念佛是谁”的话头放在嘴里不断地念来念去,成了一个念话头,不是参话头了。参者,参看义,故凡禅堂贴着“照顾话头”四字。照者,反照;顾者,顾盼;即是反照自性。以我们一向向外弛求的心回转来反照,才是叫看话头。话头者,“念佛是谁”就是一句话,这句话在未说的时候叫话头,既说就成了话尾了,我们参话头就是要参这“谁”字,未起时究竟是怎样的?譬如我在这里念佛,忽有一人曰:某甲!念佛是“谁”啊?我答曰:念佛是我呀!进曰:念佛的是你,你还是口念?还是心念?若是口念,你在睡着时何以不念?若是心念,你死了为何不念?我们就是对这一问有疑,要在这疑的地方去追究它,看这话头到底由哪里而来?是甚么样子?微微细细的去反照,去审察,这也就是反闻自性。
    在行香时,头靠衣领,脚步紧跟前面的人走,心里平平静静,不要东顾西盼,一心照顾话头。在坐香时,胸部不要太挺,气不要上提,也不要向下押,随其自然,但把六根门头收摄起来,万念放下,单单的的照顾话头,不要忘了话头,不要粗,粗了则浮起不能落堂,沉了则落昏沉,就堕空亡,都得不到受用。如果话头照顾得好,工夫自然容易纯熟,习气自然歇下。
    初用功的人,这句话头是不容易照顾得好的,但是你不要害怕,更不要想开悟或求智慧等念头,须知打七就是为的开悟,为的求智慧,如果你再另以一个心去求这些,就是头上安头了!我们现在知道了,便只单提一句话头,可以直截了当。如果我们初用功时话头提不起来,你千万不要着急!只要万念情空,绵绵密密的照顾着,妄想来了由它来,我总不理会它,妄想自然会息。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妄想来了,我总以觉照力钉着这句话头,话头若失了,我马上就提起来。初次坐香好似打妄想,待时光久了,话头会得力起来,这时候你一枝香可以将话头一提起来便不会走失,那就有把握了。说的都是空话,好好用功吧!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