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瑜伽与少林武功(黄心川)(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 黄心川
    少林武功的创始人是达摩抑或跋陀,在目前学术界有着种种的说法,但他们的活动无疑地与印度佛教的禅定理论和实践有着因缘关系。印度佛教的禅定渊源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巫术或宗教实践——瑜伽术,在瑜伽成为印度婆罗门教正统派哲学之一后,与佛教仍然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印度古典瑜伽大概与佛教同时或稍后一个时期传入我国,并与我国的道教、儒家、医学、武术和民间气功等相交流,这些交流在少林武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本文拟对少林武功与印度瑜伽的关系作一初步的探索。
    瑜伽是梵文Yoga一词的音译,这个词的词根是Yuj,原意是给牛马装上道具,以后引申为联系、结合、冥想、活动、心的统一等等多种涵义。我国旧译为相应。从狭义上看,瑜伽是印度婆罗门教——印度教正统派哲学(“六派哲学”)的一个派别;从广义上看,它是一种系统锻炼身心的理论和实践方法。瑜伽为印度各大宗教乃至世界宗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所摄取、运用并给予了不同的解释。《瑜伽经》称瑜伽有抑止心的作用,也就是说一个修行者通过瑜伽种种行法,控制自己的心理活动,使个体意识与宇宙意识相结合,从而获得解脱。佛教《唯识述记》二释:“言瑜伽者名为相应。此有五义,故不别翻。一与境相应,不违一切法自性故;二与行相应,谓定慧等行相应也;三与理相应,安、非安立二谛理也;四与果相应,能得无上菩提果也;五得果既圆,利生救物,赴机应感,药病相应也。此言瑜伽,法相应称,取与理相应,多说唯以禅定为相应。这当然是从佛教唯识论立场上去解释的,但也表示出瑜伽原有的一些涵义,因此,佛教的唯识宗在印度被称为瑜伽行派,印度和中国的佛教密乘也常常被概称为瑜伽宗。
   
瑜伽有着古老的渊源。据考古发掘证明:公元前三千年左右的印度河流域文明中就有瑜伽的实践。在莫亨约·达罗和哈喇帕古城出土的遗物中曾发现有一颗印章,这颗印章刻有盘坐冥想、沉思或其它姿式的神像,还发现有一些作瑜伽坐法的刻印。后来在雅利安人入侵印度河流域并与当地的土著结合以后,印度的婆罗门教吸收了瑜伽作为他们宗教实践的补充,这在古老的吠陀本集和奥义书的赞颂中可以得到证明。在公元前65世纪佛教与耆那教兴起时,瑜伽也被吸收到他们的宗教实践中去。瑜伽的系统论述出现在公元35世纪之间编纂的《瑜伽经》以及后人为之所作的大量论释中。在中世纪初期,瑜伽与婆罗门教另一个哲学派别数论相结合成为婆罗门教——印度教正统派哲学体系之一,另外在实践过程中派生出了多个派别。在中世纪后期,瑜伽向波斯、中亚和中国等地传播,它被伊斯兰教所吸收并成为沙菲派宗教实践内容。瑜伽在上一世纪传入欧美后,被称为超觉静坐等等,引起了宗教界、体育界、学术界、医学界等等的广泛兴趣,风靡全世界。
   
瑜伽在其发展过程中出现过五花八门的派别,这些派别主要是根据实践的方法划分的:
    (1)王者瑜伽(rjayoga),也称主宰瑜伽,即对心及其一切活动完全控制的瑜伽。与佛教的禅宗相似。
    (2)信仰瑜伽(bhaktiyoga),对神和师长悉心奉献的瑜伽,与佛教的净土宗与净土真宗相似。
    (3)行动瑜伽(karmanyoga),精进瑜伽,业瑜咖),通过对社会的奉献活动而获得证果,类似禅宗参加耕作活动。
    (4)知识瑜伽(jnnayoga),通过哲学、理论的思索,使精神凝聚,达到修炼目的。类似佛教的禅宗。
    (5)咒语瑜伽(mantrayoga),通过读诵咒文而获得解脱,与佛教的密宗有着密切的关系。
    (6)灵体瑜伽(kundalinīyoga),用气息()的力量,引发脊骨中潜藏的灵体或力量,由下而上直达顶端,打开脉结,获得无尽智慧和成就。类似佛教的密宗。
    (7)拉耶瑜伽(layayoga,三昧瑜伽)通过修炼,消灭气息和意识,亲证三昧。
    (8)行瑜伽(hatayoga,力瑜伽、诃陀瑜伽),通过身体的运动(苦行),特别是控制吸气(ha)、呼气(tha)达到修行的目的。与藏密行瑜伽相似。
    古典瑜伽在上述各种实践中着重行瑜伽与智瑜伽两种,前者主要对自律行为,如善恶、苦乐、爱憎、欲求等等和身体的活动,如坐法、控制呼吸等的修炼,称为外修法;后者是对道德、身心和精神等等综合修炼,尤其重视禅思的活动,称为内修法。瑜伽的修炼常常被分为八个阶段或八支分行法。它们是:
    (1)禁制(夜摩),包括非暴力、真实、不盗、不淫、无所有(不贪图别人所有)五种禁戒;
    (2)劝制(尼夜摩),包括清净、知足、苦行、读诵、敬神等五劝戒;
    (3)坐法,身体的姿势和精神状态,如莲花座、英雄坐、杖坐、吉祥坐等;
    (4)调息,调整呼吸,有吸气、呼气和止息三种作用;
    (5)制感,制止心的各种活动;
    (6)执持,心专注或凝聚一处,不使驰放;
    (7)禅定,即静虑;
    (8)三昧。
印度瑜伽与少林武功(黄心川)
    瑜伽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贯彻在整个佛教发展的历史过程中。释迦牟尼在其成道以前曾师事瑜伽的先行者阿逻罗·迦罗摩和邬陀迦·罗摩子,从他们那里学习过禅定,并经过苦修亲证了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佛教后来把他们修持的层次规定为四禅八定,佛教主要的理论是四谛和八正道,这套学说主要讲一切皆苦,这对古典瑜伽有着重要的影响。毗耶娑在注释《瑜伽经》(.15)中也认为世界是众苦所集,引起苦的原因是无明,无明是四颠倒”(《瑜伽经》35),摆脱道路是正见。当然,他们的正见与佛教有着不同的解释。大乘佛教讲般若,主张定慧双修定慧双修也就是讲止观,止(奢摩他,smata)是排除盲想,使心专注一处,统一精神。观(毗婆舍那,viPasyan)就是慧,在止的凝聚力中所产生,所谓由定入慧,这和瑜伽所说,通过总制(执持、禅定、三昧),抑制心的作用,从而生慧一样(《瑜伽经》,-5)。另外,大乘佛教把修行分成若干阶梯(),瑜伽也有心地之别,两者都把修行的最高境地称之为法云三昧。值得注意的是:在大乘佛教中也出现过不少亲证瑜伽的著作,如《瑜伽师地论》等等。印度佛教进入密宗的金刚乘、俱行乘和时轮教后与印度教的密教(特别是性力派)无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难解难分。两者都修三密,当然在崇拜的对象和某些具体方法上还有一些不同。根据西藏所传印度密宗的经典和部派,可分为:所作坦多罗、行坦多罗、瑜伽坦多罗、无上瑜伽坦多罗,这四个部派的主张和行事与印度教的诃陀瑜伽极为相似。由于佛教和印度教在宇宙观、社会伦理学说和修行解脱观上是不同的,因之印度古典瑜伽派与佛教瑜伽有着明显的不同方面,佛教主张缘起说,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依缘而起,因此对主体的人来说不存在一个主宰作用的灵魂(人无我),对客观世界说来也不存在一个主宰者或神(法无我);但古典瑜伽派看来,世界是在神或自在天的指导下由不动的神我和能动的原初物质(自性)所结合起来而发展的,两者都认为要消除造成烦恼的无明,但佛教消除烦恼是要达到涅,即认识到缘起的无常、无我、自性空等等,而瑜伽认为修持三昧是要证悟原初物质(自性)和神我本来不是一个东西,使人从原初物质,亦即现实世界的系缚中解脱出来而达到自在的境地。佛教和古典瑜伽都谈到了戒、定、慧,要人们注重道德、身体和精神的训练,但是两者各有所侧重。佛教着重修心,他们把修持分成若干层次,层层剥去,步步深入,直至断灭心识作用,但是他们不象瑜伽那样着重外修,也不很重视外修对内修所起的作用(佛教密乘中某些派别是和印度教结合的产物,因此较注意外修)。古典瑜伽特别重视身体的姿势和坐法的训练,在诃陀瑜伽中发展成八十四种功法。

    关于佛教大小乘禅法传入我国的经过,目前我国已有一些学者从事这方面研究,并已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共识,但对印度瑜伽在我国的传播,仍然是一段不明的历史,至今还没有理出个头绪。笔者认为,印度古典瑜伽大致与佛教大小乘禅法同时传入我国的,当时,有很多人不易分辨两者的不同。因此,把印度古典瑜伽的某些实践看作是佛教的。例如我国早期翻译的佛教小乘禅法经典如《大安般守意经》、《中阿含·念处经》都述说与瑜伽类似的三昧修行法。
   
佛教的禅法最早传入我国始于公元148年由来华的安世高所译出的《大安般守意经》,这部经传播了小乘四静虑数息观等禅法。最早介绍印度古典瑜伽的部分内容可能是在后魏(472)吉迦夜所译出的《方便心论》。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孝文帝敕建少林寺,请印度僧人跋陀任住持,跋陀与勒那摩提共同译出了《十地经论》,这是我国较早出现宣传分阶段修禅的著作,其中无疑地也杂有瑜伽的内容。其后,菩提达摩来少林寺修禅,在中国建立了禅宗、达摩宣传理入行入的思想和实践。有人把少林寺的武术归初于达摩也是有根据的。相传达摩传《洗髓经》和《易筋经》,《洗髓经》已被禅宗二祖慧可(487-593)遗失。关于《洗髓经》的内容历史上只提到名字,后人无从臆测。但根据印度教《湿婆本集》解释:禅那(dhnana)是一种精神集中的作用,这种作用由人的脑髓所管理,脑髓在梵门(brahmarandha)之中,是一种细微的物质,从梵门经下方会阴至六轮:根持轮(位于骶骨部分)、自依处论(已舍轮)位于前列腺区;满宝珠轮(圣居轮)位于腹部;无触轮(不打轮)位于心脏;清净轮(除杂轮)位于喉部;神命轮(受令轮)位于顶穴区,每重脉轮都有若干脉,联贯周身大小诸脉,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类似我国道教所主张任、督两脉在躯体中所起的功能。因此,在瑜伽看来,修习禅定,也就是要使脑髓或灵体通过一定的路径进行活动,打开脉结,获得智慧和成就。少林气功也重视脑髓的清洗或活动。从佚经的名称,我们可以猜度这是一本受到瑜伽影响,讲修持禅定的著作。
   
《易筋经》一直在民间流传,但所传内容并非一致,或则繁杂而寡要,或则简略而失真。这可能与师传有关,也可能与我国流传的各种气功理论相混杂有关。《易筋经》传授的功法,大致可分别为外壮、内壮、动功、静功、炼形、炼气、炼意等等,这与印度古典瑜伽提出的八支行法即内修、外修坐法(炼形)、调息(炼气)、炼意(禅定)大体相似。《易筋经》阐述的十二势与达摩所创立的十八罗汉手明显地受到印度瑜伽,特别是唐时传入的、阐述瑜伽实践的天竺按摩法和宋时传入的婆罗门引导法的影响,这将在后节中要详加叙述。明徐东皋所著《古今医统》是一部总结我国气功实践的论著,它不仅总结了老子导引十二法,赤松子导引十八法,钟离导引十八法,胡见素五脏导引十二法,也总结了婆罗门导引十二法。徐东皋解说的十六法,其中涉及的十种坐法,明显地引进了瑜伽的内容。


(未完待续)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