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修行要带三分病”

发布日期:2018-10-08   字体大小:   

佚名

生病是死因,而死,最亲切。

如果没有死,谁还会想到修行?

         生病使人万念俱灰,使人了解无常,使人谦虚,使人放下,使人有机会自我反省、重新检讨一生的打算。

如果一直没有生病,我们可能会以那自以为是的“理想”(极大部份根本就是妄想),一直理直气壮地忙碌下去,而忘了重新盘点自己。

如果一直都“勇得像头牛一样”,我们可能就此忘了无常,也忘了谦卑,从而肆无忌惮地掠取人生,糟蹋生命,直到这一世的福报享尽。那是多麼冤枉的事啊!




每当生病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从混沌中停下来,让自己的贡高我慢与向外驰求,稍稍地降低些,然后想一想:“死,我准备妥当了吗?如果还没妥当,那我现在还在干什么?”这是道人须要常常自我提撕的所在,也是一切佛法修持的原点,可是我们却常常忘记。

生病固然有不少时候,是因为“四大不调”的缘故,然而四大不调,不也是以自己的持心不固为缘而引生的吗?更何况由与过去恶业所造成的业障病或冤业病,那一样不是自作自受的呢?因此生病,使我们能更深刻地看到自己,能更明白地忏悔自己,能更精进地修持自己,使自己不得不积极地面对自己,而不再得过且过,苟且度日。

生病真是善知识。只要你“会”生病,正可藉病认清自己,看到无常,从而提昇道心,增上道业,不会生病的人,有时候还蛮不幸的哩!不过话虽如此,病其实还是很可怕的(不信你可以去加护病房看一看!),据说三国时代的猛将张飞,在孔明面前吹嘘他什麼都不怕,结果诸葛先生在他的手心写了个“病”字,他立刻吓得脸色发白。尤其是医药妄效的大病、怪病,折腾起来,还真教人生不如死,实在令人深生敬畏、恐怖。所以说啦!有病固然不要怕病(生死有命、弥陀可靠,何必为病而倒出家人的架子?),可是无病可也千万别找病,除非是菩萨再来的示现,或者业感如此,逃也逃不掉了。

古德有云:“修行要带三分病”(只是三分喔!)因为太健康了,难免生起自大和放纵,而不懂得要修行;反之,如果病得太厉害了,则肉体不能堪任修行,一切也是徒然。因此在病与不病之间,“三分”真是恰恰好!愿佛菩萨保祐大家,愿大家都有一点点……。

印光大师自书“死”字,挂在床前时时自我提醒,真是好!不过年青人死人看得太少了,“死”字恐怕还不贴切,倒不如挂个“病”字,应该会更贴切。诸位只要看看各道场、各佛学院,每逢“看病时间”一到,就一车车的“看病部队”南北参医,从大医院、小门诊、中西医到穷乡僻野的偏方与密医,你都可以发现出家人的踪影。从脑中风、肝硬化、肠胃不适、高血压、营养不良、过度疲劳(像学人就是),到心臟病、妇女病、失眠、精神衰弱、骨头脱臼乃至脊髓异位、僵硬、变形等等,应有尽有,实在令人感叹。时值末法,眾生报体陋劣覆又冤业深重,重病一来,万般不由己。本来出家人舍俗修道,生病之时端赖道友的扶助、调理,所谓“看病福田第一福田”,看护道友之疾病,本来就是道人所当为。怎奈现今的出家人,几乎少有例外,大都忙得昏头转向,要是生起病来,小病还好,大病一来可就惨了,少分地照应或许不会没有,要说贴切的料理,实在很难。生病的苦恼,与此表现得最为真切。

经云:“诸佛以八苦为师”,而生病,正是八苦之一,在这个病恼眾多的时代,我们实在可以好好地以病苦为师!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