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鬼临身

发布日期:2020-12-09   字体大小:   

 

佛日禅师辞别云居和尚,往参夹山善会禅师。佛日禅师刚进门,便碰见寺院里的维那师。

维那一见佛日禅师,以为他是来挂单的,便道:“此间不著后生。”

佛日禅师道:“某甲不求挂搭,暂来礼谒和尚。”

维那于是便向夹山禅师禀报。夹山禅师答应接见他。

佛日禅师还未来得及登上台阶,夹山禅师便问:“甚处来?”

佛日禅师道:“云居来。”

夹山禅师道:“即今在甚么处?”

佛日禅师道:“在夹山顶上。”

夹山禅师道:“老僧行年在坎,五鬼临身。”

佛日禅师准备登上台阶礼拜,夹山禅师却问道:“三道宝阶,从何而上?”

佛日禅师道:“三道宝阶,曲为今时。向上一路,请师直指。”

夹山禅师便作揖,佛日禅师于是上阶礼拜。

夹山禅师又问:“阇黎与甚么人同行?”

佛日禅师道:“木上座。”

夹山禅师道:“何不来相看老僧?”

佛日禅师道:“和尚看他有分。”

夹山禅师问:“在甚处?”

佛日禅师道:“在堂中。”

夹山禅师于是在佛日禅师的陪同下,来到堂中。佛日禅师便拿起拄杖,把它掷在夹山禅师的面前。

夹山禅师问:“莫从天台得否?”

佛日禅师道:“非五岳之所在。”

夹山禅师又问:“莫从须弥得否?”

佛日禅师道:“月宫亦不逢。”

夹山禅师道:“恁么则从人得也。”

佛日禅师道:“自己尚是冤家,从人得,堪作甚么?”

夹山禅师知道他已悟,便道:“冷灰里有一粒豆爆。”说完便唤维那:“明窗下安排著。”

佛日禅师问:“未审明窗还解语也无?”

夹山禅师道:“待明窗解话,即向汝道。”

第二天,夹山禅师上堂,问:“昨日新到在甚么处?”

佛日禅师于是从大众中走出来应喏。

夹山禅师问:“子未到云居已前,在甚么处?”

佛日禅师道:“天台国清。”

夹山禅师道:“吾闻天台有潺潺之瀑,渌渌之波,谢子远来,此意如何?”

佛日禅师道:“久居岩谷,不挂松萝。”

夹山禅师道:“此犹是春意,秋意作么生?

佛日禅师默然良久。

夹山禅师道:“看君只是撑船汉,终归不是弄潮人。”

过了几天,寺院普请(全寺上下僧众一起作务),维那命令佛日禅师送茶。

佛日禅师道:“某甲为佛法来,不为送茶来。”

维那道:“奉和尚处分(这是奉大和尚的安排)。”

佛日禅师道:“和尚尊命即得(既是大和尚的安排,那我就送茶)。” 

于是便将茶送至大伙儿干活的地方,摇着茶瓯,哗哗作声。

夹山禅师回头看了他一眼。

佛日禅师道:“酽茶三五碗,意在钁头边。”

夹山禅师道:“瓶有倾茶势,篮中几个瓯?”

佛日禅师道:“瓶有倾茶势,篮中无一瓯。”说完便给大众行茶。

当时,所有参加劳动的人都抬头看着他们俩。

佛日禅师道:“大众鹤望,请师一言。”

夹山禅师道:“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佛日禅师道:“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

夹山禅师一听,高兴地说道:“大人!有人也!归去来!归去来!”

佛日禅师得法后,住杭州接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