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文益禅师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0-11-23   字体大小:   

 

金陵清凉院文益禅师,罗汉桂琛禅师之法嗣,俗姓鲁,余杭(今浙江杭州)人。七岁时从新定智通院全伟禅师落发出家,二十岁于越州(治所在今浙江绍兴)开元寺受具足戒。当时,希觉律师正在明州鄮(mao)山育王寺大弘律学。文益禅师慕其名,亦前往听习,并深得其微旨。在此期间,文益禅师还旁涉儒家典籍,并学习写作诗文。希觉律师对他很器重,称他为“我们之游、夏(孔子的弟子子游、子夏)也。”

文益禅师后被禅宗顿悟法门所吸引,决定放弃旧学,南下游方参学。他先到福州,参长庆慧稜禅师,因缘不具足,无由契悟。后与绍修、法进二禅师结伴,准备同往岭南参学。途经地藏院的时候,天下大雪,不能前行,于是三人便暂住休憩。

一日,三人正在烤火,地藏和尚(桂琛)问:“此行何之?”

文益禅师道:“行脚去。”

地藏和尚又问:“作么生是行脚事?”

文益禅师道:“不知。”

地藏和尚道:“不知最亲切。”

接着,地藏和尚又同三人谈起《肇论》来,谈到“天地与我同根”的时候,地藏和尚突然问:“山河大地,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

文益禅师道:“别。”

地藏和尚于是竖起两指。

文益禅师一见,便道:“同。”

地藏和尚又竖起两指,并起身而去。

不久雪止天晴,三人便向地藏和尚辞行。

地藏和尚把他们送到山门口,并问文益禅师:“上座寻常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说到这里,地藏和尚便指着庭外的一块大石头,问道:“且道此石在心内?在心外?”

文益禅师道:“在心内。”

地藏和尚反问道:“行脚人著甚么来由,安片石在心头?”

文益禅师被窘得无言以对,三人当即又返回地藏院,放下行旋包,依地藏和尚法席下,求地藏和尚为他们抉择法义。

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文益禅师每天向地藏和尚虽呈述自己的见解,讲说道理,可是地藏和尚却对他说:“佛法不恁么。”

文益禅师非常绝望,说道:“某甲词穷理绝也。”

地藏和尚道:“若论佛法,一切见(现)成。”

文益禅师一听,言下大悟,并决定长期留在地藏和尚身边。

与此同时,文益禅师的两位同行,绍修和法进二禅师,在地藏和尚的点化下,亦皆契悟佛心。

文益禅师后离开地藏和尚,四处参学。在江西抚州,文益禅师曾应州牧之邀请,一度住崇寿院。后来,南唐国主李景听说了文益禅师的道名,又邀请他到金陵,住持报恩禅院,署号净慧禅师,后来又请他入住清凉道场,一直到他圆寂。

文益禅师德高道隆,门庭兴盛,座下人才济济,被尊为法眼宗的开山祖师。他平生有许多精彩的开示,试举数则如次:

1、问:“十二时中如何行履,即得与道相应?”师(文益禅师)曰:“取舍之心成巧伪。”

2、问:“十二时中如何行履?”师曰:“步步蹋(踏)著。”

3、师指竹问僧:“还见么?”曰:“见。”师曰:“竹来眼里?眼到竹边?”曰:“不恁么。”

4、因开井被沙塞却泉眼。师曰:“泉眼不通被沙碍,道眼不通被甚么碍?”僧无对。师代曰:“被眼碍。”

文益禅师与南唐国主李景关系甚密。一日,文益禅师陪李景观赏牡丹花。李王请文益禅师作偈,文益禅师当即赋云:

“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毳,音cui,僧衣的一种。]

李王一听,顿悟其意。

文益禅师曾就“三界唯心”作颂云: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唯识唯心,眼声耳色。

色不到耳,声何触眼。

眼色耳声,万法成办。

万法匪缘,岂观如幻。

山河大地,谁坚谁变?”

又就“华严六相义”作颂云:

“华严六相义,同中还有异。

异若异于同,全非诸佛意。

诸佛意总别,何曾有同异?

男子身中入定时,女子身中不留意。

不留意,绝名字,万象明明无理事。”

文益禅师圆寂于后周显德五年(958)七月。春秋七十四岁。谥大法眼禅师。有《宗门十规论》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