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山善会禅师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0-08-05   字体大小:   


澧州(治所在今湖南常德)夹山善会禅师,船子德诚禅师之法嗣,俗姓廖,广州人。自幼出家,成年受戒,曾广泛听习经论,对戒定慧三学颇能通达。后住润州(今江苏镇江)鹤林,讲经示众,因听道吾禅师之劝告,前往秀州(今浙江嘉兴一带)华亭见船子和尚,得以发明心要。其悟道因缘颇富戏剧性。

在介绍夹山禅师的悟道因缘之前,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船子德诚和尚。

德诚和尚,药山惟俨禅师之入室弟子,其节操高邈,度量不群,与道吾宗智、云岩昙晟二禅师为同门师兄,关系非常密切。德诚和尚从药山禅师那儿得法后,准备离开药山。临行前,他告诉道吾、云岩二师兄道:“公等应各据一方,建立药山宗旨。予率性疏野,唯好山水,乐情自遣,无所能也。他后知我所止之处,若遇灵利座主,指一人来,或堪雕琢,将授生平所得,以报先师之恩。”

于是他便来到江浙交界的秀州华亭,泛一小舟,终日以接送四方往来之过客为务,随缘度日。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他是一位得道的高僧,还以为是个普通的摆渡和尚,于是都称他为“船子和尚”。

船子和尚在华亭摆渡的时间比较长,大约有三十年。在这漫长的三十年中,他一边摆渡,一边等待适合于自己的接法者。直到道吾禅师给他介绍了夹山善会,他才终止了这种“一船明月一船诗”式的生活。他曾写过几首诗偈,表达了他的禅悟境界和寻找嗣法者的寂寞:

1)“三十年来坐钓台,钓头往往得黄能。

金鳞不遇空劳力,收取丝纶归去来。

2)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3)三十年来海上游,水清鱼现不吞钓。

钓竿斫尽重栽竹,不计功程得便休。

4)有一鱼兮伟莫裁,混融包纳信奇哉。

能变化,吐风雷,下线河曾钓得来。

5)别人只看采芙蓉,香气长粘绕指风。

两岸映,一船红,何曾解染得虚空。

6)问我生涯只是船,子孙各自赌机缘。

不由地,不由天,除却蓑衣无可传。

诗中的“黄能”,又作“黄熊”,传说中的兽名,为尧舜时期的鲧(人名)所变。

那么,夹山善会禅师又是如何遇到船子和尚的呢?

话说道吾禅师同德诚禅师分手后,四处游方,心中一直惦记着德诚禅师的临别所托。在行脚的过程中,他一直在留心给德诚禅师物色合适的嗣法者。可是,寻找法嗣并不一件容易的事情。当年达磨祖师在遇到慧可之前,曾在少林寺面壁了九年!这次道吾禅师为德诚禅师寻找法嗣,前后竟用了三十年!

终于有一年,道吾禅师行脚来到京口(今江苏镇江),正好遇上夹山善会禅师上堂示众。有僧问:“如何是法身?”

夹山禅师道:“法身无相。”

那僧又问:“如何是法眼?”

夹山禅师道:“法眼无瑕。”

当时道吾禅师亦随众听讲。当他听了夹山禅师的这些答话时,不觉失笑。

夹山禅师于是下座,恭敬地请问道吾禅师:“某甲适来祇对(回答)这僧话必有不是,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

道吾禅师道:“和尚一等(必定、想必)是出世未有师在。”

夹山禅师道:“某甲甚处不是,望为说破。”

道吾禅师道:“某甲终不说,请和尚却往华亭船子处去。”

夹山禅师问:“此人如何?”

道吾禅师道:“此人上无片瓦,下无卓锥。和尚若去,须易服而往。”

夹山禅师于是休讲散众,改装易形,前往华亭礼谒船子和尚。

船子和尚一见,便问:“大德住甚么寺?”

夹山禅师道:“寺即不住,住即不似。”

船子和尚问:“不似,似个甚么?”

夹山禅师道:“不是目前法。”

船子和尚问:“甚处学得来?”

夹山禅师道:“非耳目之所到。”

船子和尚道:“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

接着,船子和尚又问:“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

夹山禅师刚要开口回答,却被船子和尚一桡打落水中。

夹山禅师慌忙抓住船舷,正准备爬上船,船子和尚追问道:“道!道!(快回答!快回答!)”

夹山禅师正想开口,船子和尚又举起桨页把打他往水里打。

这一下,夹山禅师终于豁然大悟,于是点头三下。

船子和尚道:“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夹山禅师接着问:“抛纶掷钓,师意如何?”

船子和尚道:“丝悬渌水,浮定有无之意。”

夹山禅师道:“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

船子和尚知道夹山禅师已悟,如释重负,说道:“钓尽江波,金鳞始遇。”

夹山禅师听了便掩耳。

船子和尚于是赞叹道:“如是!如是!”并嘱咐他说:“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药山,只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后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里、钁头边,觅取一个半个接续,无令断绝。”

夹山禅师听了,于是辞行,上路时却忍不住频频回顾。船子和尚看在眼里,知道他心中尚有一丝疑问,不敢完全承当,于是便大声喊道:“阇黎”!夹山禅师一听,便回首。只见船子和尚竖起桨来,说道:“汝将谓别有(你认为还有别的什么妙法,不肯死心承当)!”说完便将船覆过来,没水而逝,以绝其疑虑。

船子和尚入寂后,夹山禅师恭禀遗命,遁世忘机,随宜施化。住山不久,即学者交凑,所隐之处,旋即变成了一大丛林。

曾有上堂法语云:“有祖以来,时人错会,相承至今,以佛祖言句为人师范。若或如此,却成狂人、无智人去。他只指示汝:无法本是道,道无一法。无佛可成,无道可得,无法可取,无法可舍。所以老僧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他不是目前法。若向佛祖边学,此人未具眼在。何故?皆属所依,不得自在。本只为生死茫茫,识性无自由分,千里万里求善知识,须具正眼,求脱虚谬之见,定取目前生死为复实有?为复实无?若有人定得,许汝出头。上根之人,言下明道。中下根器,波波浪走。何不向生死中定当取,何处更疑佛疑祖替汝生死?有智人笑汝。汝若不会,更听一颂:“劳持生死法,唯向佛边求。目前迷正理,拨火觅浮沤。”时有僧问:“从上立祖意教意,和尚为甚么却言无?”师曰:“三年不吃饭,目前无饥人。”曰:“既是无饥人,某甲为甚么不悟?”师曰:“只为悟迷却阇黎。”复示偈曰:“明明无悟法,悟法却迷人。长舒两脚睡,无伪亦无真。”

这段法语可以说是船子和尚用生命令夹山禅师承当的那个。其分量之重,唯有过来人方能知晓。一句“只为悟迷却阇黎”,足令天下求佛求法者惊破迷梦!

夹山禅师圆寂于唐中和(881)元年。临行前,师召主事曰:“吾与众僧话道累岁,佛法深旨,各应自知。吾今幻质,时尽即去。汝等善保护,如吾在日。勿得雷同世人,辄生惆怅。”言讫,奄然而逝。后谥传明大师。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