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源仲兴禅师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0-07-22   字体大小:   


潭州渐源仲兴禅师,道吾宗智禅师之法嗣,曾为道吾和尚之侍者,并充典座。

有一天,仲兴禅师递茶给道吾和尚,道吾和尚提起茶盏,问道:“是邪是正?”

仲兴禅师合掌,走到跟前,看着道吾和尚。

道吾和尚道:“邪则总邪,正则总正。”

仲兴禅师道:“某甲不恁么道。”

道吾和尚问:“汝作么生?”

仲兴禅师一把夺过茶盏,提在手上,问道:“是邪是正?”

道吾和尚笑道:“汝不虚为吾侍者。”

仲兴禅师于是便起身礼拜。

后来又有一天,仲兴禅师陪侍道吾和尚前往檀越家吊丧。仲兴禅师拍着棺材道:“生邪?死邪?”

道吾和尚道:“生也不道,死也不道。”

仲兴禅师问:“为甚么不道?”

道吾和尚道:“不道,不道。”

仲兴禅师一听,如堕云里雾里,不悟其旨。他心里开始怨恨道吾和尚不为他说破,以为是老和尚吝法。于是在回寺院的中途,仲兴禅师拦住道吾和尚,说道:“和尚今日须与某甲道。若不道,打和尚去也。”

道吾和尚道:“打即任打,道即不道。”

于是,仲兴禅师一时性起,狠狠地打了道吾和尚几拳。

这几拳着实打得太重,大家一看就知道老和尚伤得不轻。为了避免回寺院后徒弟们问起、仲兴禅师要挨打,道吾和尚回到寺院后,便立即劝仲兴禅师速速离开,他说:“汝宜离此去,少间,恐知事得知,打汝。”

仲兴禅师于是礼拜辞谢道吾和尚,躲到一个乡村的破庙里,隐居起来。这一隐居就是三年。就在这三年中,道吾和尚圆寂了。仲兴禅师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老和尚身边请益了。

三年后的某一天,仲兴禅师在破庙里,突然听到一位童子(住在寺院里准备出家的少年)念《观音经》,当念到“应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现比丘身”时,仲兴禅师豁然大悟。

他这才明白当年道吾和尚宁愿挨打也不愿意为他说破的原因了,心里既追悔,又感念。于是他向着师父所住的方面,焚香遥礼道:“信知先师遗言,终不虚发。自是我不会,却怨先师。先师既没,唯石霜是嫡嗣,必为证明。”

于是他便前往潭州石霜山,礼谒他的师兄庆诸禅师。石霜禅师一见仲兴禅师,便问:“离道吾后,到甚处来?”

仲兴禅师道:“只在村院(乡间小庙)寄足。”

石霜禅师问:“前来打先师因缘,会也未?”

仲兴禅师于是起身近前,说道:“却请和尚道一转语。”

石霜禅师道:“不见道‘生也不道,死也不道’?”

顿时,仲兴禅师心中所剩的疑情终于冰消瓦解。于是,他便向石霜禅师汇报了自己在村院得悟的因缘。石霜禅师为他作了印可。仲兴禅师这才具礼拜谢石霜禅师,并设斋忏悔自己当年打先师之罪。

过了一段时间,仲兴禅师又拿着铁锹,来到石霜禅师那儿。在法堂上,他从东边走到西边,又从西边走到东边。石霜禅师问:“作么?”

仲兴禅师道:“觅先师灵骨。”

石霜禅师道:“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觅甚先师灵骨?”

仲兴禅师道:“正好著力。”

石霜禅师道:“这里针札(扎)不入,著甚么力?”

仲兴禅师于是便扛着锹走出法堂。

仲兴禅师彻悟后,即往潭州渐源住山接众。其接机风格颇似石霜,让人凑泊不得。有一天,他正在纸帐内打坐,有位僧人前来参礼,拨开纸帐道:“不审。”仲兴禅师用眼睛看着那僧,过了好久才说:“会么?”那僧道:“不会。”仲兴禅师道:“七佛已前(以前)事,为甚么不会?”那僧不明其旨,于是向石霜禅师请教,石霜禅师道:“如人解射,箭不虚发。”

又有一日,宝盖和尚来访,仲兴禅师卷起门帘子,在方丈内打坐。宝盖和尚一见,便放下门帘,回到客位上坐下。于是,仲兴禅师便令侍者给宝盖和尚传话:“长老远来不易,犹隔津在。”宝盖和尚便擒住侍者,给了他一巴掌。侍者大惑不解,说道:“不用打某甲,有堂头和尚(即方丈和尚)在。”宝盖和尚道:“为有堂头老汉,所以打你。”侍者回来方丈室,把此事告诉了仲兴禅师,仲兴禅师道:“犹隔津在。”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