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玄觉禅师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0-03-23   字体大小:   

 


  永嘉玄觉禅师,六祖慧能大师之法嗣,俗生戴,温州人。玄觉禅师童年即出家。博通三藏,精于天台止观法门,日常于四威仪中,常住禅观。后因读诵《维摩诘经》,发明心地,但没有人为他印证。
  一个偶然的机会,六祖慧能禅师的弟子东阳玄策禅师,前来永嘉,拜访了玄觉禅师,二人相谈甚欢。玄策禅师惊讶地发现,玄觉禅师虽然出身于教下,但是他的出语却暗合祖师禅之妙旨,于是便问:“仁者得法师谁?”
  玄觉禅师道:“我听方等经论,各有师承。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
  玄策禅师一听,便乘机点拨道:“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以前,无师自悟,是可以的),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
  玄觉禅师于是央求玄策禅师道:“愿仁者为我证据。”
  玄策禅师道:“我言轻。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若去,则与偕行。”
  玄觉禅师于是随同玄策禅师,跋出涉水,来到曹溪,参礼六祖大师。
  初见六祖,玄觉禅师并不礼拜,而是绕床(禅座)三匝,然后振锡而立。

 


  六祖见玄觉禅师这种气概,便故意试探道:“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
  玄觉禅师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为了解脱,我顾不得这些小节了。]
  六祖道:“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
  玄觉禅师道:“体即无生,了本无速。”
  六祖一听,便印可道:“如是!如是!”
  玄觉禅师这才具足威仪,大展礼拜,然后准备告辞。
  六祖挽留道:“返太速乎(你回去不是太快了点吗)?”
  玄觉禅师道:“本自非动,岂有速耶?”
  [自性本来无来无去,哪有快慢之分?]
  六祖于是便追问道:“谁知非动?”
  [你说本自非动,那么究竟是谁在知道非动的?]
  玄觉禅师道:“仁者自生分别。”
  [能知和所知,都是您自己在妄生分别。]
  六祖道:“汝甚得无生之意。”
  [这句话看起来是首肯之语,却暗中藏钩。若存有丝毫的法执或者说有所得心在,即被它钩却喉咙。]
  玄觉禅师道:“无生岂有意耶?”
  六祖道:“无意谁当分别?”
  [此处的“无意谁当分别”和前面的“谁知非动”。都是杀人刀活人剑。既能杀人又能活人。]
  玄觉禅师道:“分别亦非意。”
  [此处的“分别”非前七识之妄想分别,乃“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之现量直观,亦即《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六祖见玄觉禅师见悟透彻,不留痕迹,遂赞叹道:“善哉!善哉!少留一宿。”
  于是,玄觉禅师便答应在曹溪住一晚上。时人因此而称他为“一宿觉”。
  得到六祖的印可之后,第二天,玄觉禅师便下山,回到温州,在那里开法接众。一时学者辐凑,法席兴盛。
  玄觉禅师生前著有《证道歌》一首及“禅宗悟修圆旨”一篇,后由庆州刺史魏靖编缉并作序,自浅入深,共成十篇,合曰《永嘉集》,刊行于世。千百年来,该书一直被人珍为丛林瑰宝,堪当修行人的指路明灯。
  玄觉禅师圆寂于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十月十七日,春秋四十九岁,谥无相大师。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