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达摩

发布日期:2019-04-24   字体大小:   

菩提达摩(?—536年),又作达磨,为南天竺(古印度)婆罗门种族高僧。南北朝宋末(一说普通年中520—526年),达摩航海来到中国广州,后至金陵,大约在北魏明帝时,达摩来到洛阳,魏杨衒之著的《洛阳伽蓝记》记载了达摩及其在洛阳永宁寺的情况:“时有西域沙门菩提达摩者,波斯国胡人也。起自荒裔,来游中土。见金盘炫日,光照云表;宝铎含风,响出天外。歌咏赞叹,实是神功。自云:‘年一百五十岁,历涉诸国,靡不周遍。而此寺精丽,阎浮所无也。极佛境界,亦未有此。’口唱南无,合掌连日。”后卓锡嵩山少林寺,收弟子慧可、道育等,并在嵩山少林寺一带传法,传说达摩在少林寺北五乳峰石洞中终日面壁九年。并依据大乘派教义,融汇中国精神,初创了以“静坐修身”为主要修行方法的学说,称为“壁观”,即大乘禅宗。达摩的禅宗,以《楞伽经》为传法经典,在众多求教者中,达摩选择将衣钵传给了慧可。后出禹门游化终身。东魏天平三年(536年)遇毒卒于洛滨,葬熊耳山。立塔于定林寺。相传,达摩精于武功,尤善坐禅功。唐代宗赐圆觉大师号。禅宗兴盛后,达摩被尊为禅宗初祖及佛教西天第二十八代祖师。

少林寺达摩洞原有一块“达摩影石”。寺僧传说是达摩祖师面壁九年,精诚所至,影透石中。明天启三年(1623年)二月廿四日徐霞客游初祖庵时,还见过这块石头。达摩在中国始传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经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等大力弘扬,终于一花五叶,盛开秘苑,成为中国佛教最大宗门,后人便尊达摩为中国禅宗初祖,尊少林寺为中国禅宗祖庭。

历史上还流传下来不少关于达摩的故事,其中家喻户晓、为人乐道的有:一苇渡江、面壁九年、断臂立雪、只履西归等,这些美丽动人的故事,都表达了后人对达摩的敬仰和怀念之情。

随着禅宗在中国的发展,达摩逐渐成为传说式的人物。首先是传说达摩到金陵(今南京)时和梁武帝的问答。梁武帝是笃信佛教的帝王,他即位以后建寺、写经、度僧、造像甚多,他很自负地询问达摩:“我做了这些事有多少功德?”达摩却说:“无功德。”武帝又问:“何以无功德?”达摩说:“此是有为之事,不是实在的功德。”武帝不能理解,达摩即渡江入魏。记载这个传说的最古文献是敦煌出土的佚名《历代法宝记》(774年间撰)和《圆觉经大疏钞》卷二之上。后来禅宗著名的《碧岩录》把它作为第一则“颂古”流传。以后,它便成为禅门众所周知的公案了。 

达摩晚年的事迹,各传都未明确记载。后人传说他遇毒而逝,葬于熊耳山(今河南三门峡陕州区),但又传魏使宋云自西域回国时遇达摩于葱岭。达摩手掂只履翩翩独行。所以又有“只履西归”的传说。

达摩的禅法,据敦煌出土资料,古来作为达摩学说而传的许多著述之中,只有“二入四行说”似乎是达摩真正思想所在。唐净觉《楞伽师资记》的《达摩传》中有“略辨大乘入道四行”,由达摩弟子昙林记录而传出。据昙林的序文说,他把达摩的言行集成一卷,名为《达摩论》;而达摩为坐禅众撰《释楞伽要义》一卷,亦名为《达摩论》。这两论文理圆净,当时流行很广。

达摩“二入四行”的禅法,是以“壁观”法门为中心。唐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上之二载:“达摩以壁观教人安心云,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岂不正是坐禅之法?”所谓二入是“理入”和“行入”,理入是属于教的理论思考,行入是属于实践,即禅法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义。

壁观禅法的特点在于“藉教悟宗”,即启发信仰时不离圣教的标准,构成信仰以后教人“不随于文教”,即不再凭借言教的意思。二入之中以理入为主,行入为助。

后世佛教以“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为达摩禅法的标志,因它直以究明佛心为参禅的最后目的,所以又称禅宗为“佛心宗”。又有人因达摩专以《楞伽经》授人以为参禅印证,因而称它为“楞伽宗”。

达摩的弟子有慧可、道育、僧副和昙林等。

道育(一作慧育),他和慧可一同亲事达摩四五年,是达摩最初及门弟子之一。他从达摩学了禅法,专重个人内心修持而少对人讲说。他的事迹已不明,只有《景德传灯录》卷三等记达摩临终时自许慧可得髓、道育得骨、尼总持得肉、道副(即僧副)得皮的传说,可以想见其禅学程度之一斑。

僧副,(一作道副)俗姓王,太原祁县人,是达摩剃度的弟子。南齐建武(494—497年)年间住钟山(今南京)定林下寺。他忻慕岷岭峨眉的胜景,趁萧渊藻出镇蜀部(今四川)时随从入蜀,因而使禅法流行四川。后来又回金陵(今南京),普通五年(524年)寂于金陵开善寺,年61岁(此记载是否准确有待考证)。

昙林自称是达摩的弟子,曾记录过达摩的“二入四行说”。《慧可传》中称他为林法师。北魏永平元年至东魏武定元年(508—543年)之间,他在洛阳和邺都参与译经事业,在菩提流支、佛陀扇多、瞿昙般若流支、毗目智仙等译场任笔受,是当时参加译经的重要人物。他博学善讲,在邺都常讲《胜鬘经》。周武灭法期间,他与慧可共同护持经典,被砍掉一臂,人称“无臂林”。昙林早年虽曾亲近达摩,但他以禅法与义学并重,因此后世所传达摩临终对在侧弟子们分别印可得皮、肉、骨、髓的说法,没有提及昙林。昙林在传承达摩禅法上所记的《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观)》于中国禅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业绩。






分享: 0

  • 2019-04-25

    上一篇:慧可

  • 2019-04-22

    下一篇: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