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稠

发布日期:2019-04-11   字体大小:   

僧稠(480—560年),葱岭以东,禅学之最!北魏、北齐之间禅僧。少林寺第二代住持。昌黎人(河北省),俗姓孙。博通经史,年二十八,征为太学博士。未久即出家,从道房禅师受止观,并习《涅槃经·圣行品》之四念处法,又从道明禅师受十六特胜法。后参谒嵩山少林寺跋陀禅师。

僧稠少时体质较弱,后发愤习武,练得拳捷骁勇,体轻身灵。于禅宗,僧稠为小乘禅,与大乘禅之菩提达摩相并称。且师于小乘禅观中广弘四念处法,颇具特色。北魏孝武帝于永熙元年(532年)为师于怀州(今属河南)马头山中建禅寺。入北齐,天保年间(550—559年),文宣帝强召请师,为建邺都云门寺,并敕兼石窟寺主。朝野事之如圣,号大禅师。徒众会辏恒逾千人。师请帝于国内诸州别置禅寺以作育后进,禅法因而大行于北地。乾明元年(560年)四月,无疾坐化,世寿八十一。撰有《止观法》二卷行于世。弟子有昙询等。

关于僧稠还有很多传说。相传他在王屋山时,有二虎交斗,咆哮声震山谷。他持锡杖上前分解,二虎各自散去。又有一天,忽然有人在他床上放了两本《仙经》。他自念道:“我本修佛道,岂求长生不老之术?”须臾间,《仙经》就消失不见了。

僧稠大约在延昌二年(513年)来到少林寺,大约在正光元年(520年),僧稠接任了少林寺“寺主”的职务。成为少林寺第二任住持。跋陀赞赏他说:“葱岭以东,禅学之最,汝其人矣!”

北魏孝明帝(516—528年在位)早就听说了僧稠的大名,三次下诏,召他入宫。他辞谢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乞在山行道,不爽大通。”孝明帝也只好由他去了,又派人送过供品给僧稠。

天保二年(551年),北齐文宣帝高洋(550—559年在位)下诏书,请僧稠到国都邺城(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的邺镇),“教化群生,弘宣至道”。他再三推辞,最后只好从命。文宣帝以隆重的礼仪出郊迎接,亲自扶他步入内殿。拜为国师僧稠为皇帝、大臣宣讲佛法大意:三界本空,荣华富贵也不可常保。又详尽说明了“四念处法”。高洋听了,毛竖汗流,乞受禅道,从此受“菩萨戒法”,断酒禁肉,放飞鹰鹞,也不再打猎捕鱼了。

僧稠在皇宫中住了四十几天,便要求回到山林中去。高洋想让他住得离国都近一点儿,以便求教,就在天保三年(552年),下令在都城西南四十公里的龙山之阳,为僧稠造厂一处精舍,名叫“云门寺”。高洋还请僧稠兼任石窟大寺(今邯郸鼓山响堂寺石窟)的寺主。

据说僧稠的名声引来了嫉恨,有人向高洋说他的坏话,说他对皇帝“居傲无敬”,气得高洋想亲自上山杀掉僧稠。不过早就有人给僧稠报了信。这天,他来到厨房,通知明天有贵宾来,要多备斋饭。当夜五更,他坐着牛车走了二十多里,独自在山口旁站立等候。不一会儿,高洋一班人马就来到了山口。皇帝见僧稠这老僧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那里,感到非常奇怪,便问这是为什么。

僧稠答道:“听说皇上今天要杀我。我身血不净,怕污秽了寺院,所以在此等候。”高洋听了一愣,想这老僧果然是有神通,于是赶快下马拜伏,愧悔不已,还要亲自扶着僧稠走路。僧稠坚决不肯,高洋说:“弟子扶着老师,天经地义。我扶着您走遍天下,也抵不了我的过错呀!”

到了寺里面,斋饭早已备好了,高洋十分高兴。饭后,他问道:“弟子前生是何等人物呢?”

僧稠回答说:“是罗刹鬼,所以你至今还是好杀!”

高洋忍住了气,又说:“如何能证明呢?”

僧稠命弟子端来一个铜盆,盆中盛着清泉水,随即焚香、念咒,说:“请陛下自己看吧!”

高洋低头一看,盆中果然现出一个丑恶的罗刹影子。他吓出一身冷汗,心中更是畏服。

高洋因尚书令杨遵彦等大臣在身边,说自己是罗刹鬼变的,很丢面子,就岔开话题说:“弟子从来没见过佛有什么灵异,可以目睹一下吗?”僧稠说:“佛教不讲什么灵异鬼怪。”高洋又抬高嗓门说:“难道佛什么灵异也没有?”

僧稠脱下袈裟扔在地上,说请陛下派人将袈裟举起来。

高洋自己弯腰去拾,袈裟纹丝不动。他命令手下将士去抬,蜂拥上来数十个人,却还是抬不动。众人大惊。僧稠唤来一个小沙弥,轻轻地将袈裟给收走了。从此,高洋笃信不疑。

僧稠一生,极富传奇色彩,大概在齐隋之际,就有人画了一幅长卷,叫《云门像图》,把他的许多神异故事全画了出来。可惜这幅长卷已经失传。

北齐乾明元年(560年)四月十三日辰时,僧稠无疾端坐而逝。他活了81岁,做和尚50年。他留有著作《止观法》两卷,是修禅者必备之书,很可惜也已经失传了。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