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僧访少林寺


元朝天历年间,有一年腊月里,中岳嵩山落了一场大雪。一天傍晚,少林寺知客僧——就是分管接待客人的和尚——来到禅堂,对正在佛前念经的和尚菊庵说:“禅师,刚才来了一个赶斋僧人。”

“按照寺规好好安置。”菊庵和尚念着经,轻轻地回答了一句。

知客僧说:“禅师,这个僧人非同一般,是日本国僧人,来我们中国取经的。”

“日本国?”菊庵听说是异国僧客到来,停止念经,问道:“什么尊惠?”

知客僧说:“他自己说是家居日本,小名邵元,来我国取经已3年之久,今日路过这里,天色已晚,故来赶斋。”

菊庵又问:“他有多大年纪?”

执客僧回答:“这个客人生得眉清目秀,白面朱唇,细高条个儿,穿一身灰布僧服,虽然颜色稍退,倒是干净得体。走路潇洒利索,满口中国话说得非常流利,看相貌不过三十四五岁。”

菊庵听后吩咐道:“是位贵客,要好好款待。”并让伙房用江南好米给客人做晚餐。

这位来少林寺赶斋的日本僧人邵元,是日本国山阴道但州正法禅寺住持僧。他33岁那年,乘“天龙寺”号海船来到中国。3年时间,足迹踏遍了华北和东南。公元1390年冬,他从中国南部到中原来,这回是途经少林寺。知客遵照首座和尚菊庵的吩咐,焖了白米,款待邵元。邵元看到夜餐,十分高兴,但是把米饭放进嘴里以后,觉得缺滋少味,像嚼蜡一般,一点也不想吃,勉强吞下了几口。躺下后,邵元觉着浑身骨节酸疼难受,头疼喉干,浑身发烧,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原来是受了风寒,有病了。正在这时候,有人敲门。邵元点上油灯,打开门,菊庵两手捧着火锅走进门来。他将火锅放到桌子上,笑着对邵元说:“不知大师着寒受凉,姜汤送来晚了,望乞见谅。”“我……”邵元真是感动极了。

菊庵把火锅推到邵元面前说:“这是中国人发汗常用的酸辣汤,喝吧!喝吧!”

邵元看着菊庵赤诚待人,十分感激,揭开火锅盖儿,大口喝起来。

邵元喝完一火锅酸辣汤,鼻通喉润,满头大汗。菊庵又让他早早入寝,有话来日再谈,端起火锅出门而去。

第二天,风息雪止。吃过早饭,知客僧走进静堂,对着正在执笔写字的菊庵和尚说:“禅师,日本高僧讲,他要挂单,在咱少林寺多住几天。”

菊庵写着字说:“欢迎!欢迎!”

“一会儿他要来拜访您。”执客僧又 “拜访不敢当……”菊庵正说着,日本高僧邵元已走进门来。知客僧欲要介绍,邵元见菊庵正在运笔,挥手制止住了。知客僧出门以后,邵元上前一瞧,菊庵正在录写诸葛亮的《出师表》。满篇草书,称得起龙跃天门,虎卧北阙。邵元是个喜爱中国书法的文僧,他等菊庵写完以后,深施一礼,称赞说:“长老用笔,实在是重若崩云,轻如禅翼,导之泉注,顿之山安啊! ”

菊庵一看,是邵元来了,忙还礼道:“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师弟善书吗?望刷几笔,让敝僧见识见识。”说着把七寸笔递给邵元。

邵元接过竹笔,说:“敝僧才疏学浅,望长老指教。”说罢,蘸饱徽墨,录写起《鉴真和尚东渡赋》。他巧妙地运用藏锋、中锋和裹锋,字的结构方严整齐。邵元写完以后,菊庵伸着大拇指说:“写得好,写得好!”

邵元放下笔说:“长老过分夸奖了。”

古人云:“人逢知己精神爽。”菊庵、邵元谈起书法艺术,滔滔不绝。从此,两人是吃饭同桌,睡觉同室。两个中日高僧谈经论法,亲如手足。

光阴似箭,岁月如流。日本高僧邵元在少林寺不知不觉住了10年之久。至元四年(1338年)端午节,两个僧人同去白马寺拜访,回来时途经轩辕关十八盘山道,正在爬坡登山,一块风化石,如斛似斗,从山上滚下来。眼看要砸到邵元头顶上,菊庵和尚手疾眼快,左手把邵元推过去,右胳膊一挡,岩石从他头顶斜飞过去。邵元幸免负伤,菊庵胳膊却被砸伤了。后来,菊庵和尚得了不治之症,于当年的九九重阳节圆寂了,享年84岁。邵元整整守灵“双七”,还为菊庵禅师撰写碑文,这就是有名的“道行之碑”。

由于邵元在少林寺礼佛期间德功俱高,菊庵和尚死后,少林寺众僧推荐邵元为少林寺首座和尚。邵元前后合起来在中国留学21年之久。他54岁那年,才返回日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位日本高僧留下的书法真迹,被郭沫若看到以后,他挥笔题诗曰:

邵元撰写照公塔,

仿佛唐僧留印年。

花落花开沤起灭,

何缘哀痛着陈言。

现在邵元撰写的《照公和尚塔铭》和《菊庵禅师道行之碑》,仍完整无缺的分别矗立在少林寺的碑林与塔林之中。它象征着中日两国僧人的友谊永垂千古,流芳百世。

 
  评论列表
标 题:
花仙子 2020-03-02 15:02:30 羽烟
评 论: 花开花落济沧海

何时再放七色花
昵 称:
标 题:
评 论: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