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不转心境转
1082年的某一天,苏东坡途中遇雨,没带雨具。常人只有狼狈二字,雨点打在竹林里发出清响,不是不寒心的。好一个苏轼,就这样写下宋词中我的最爱:“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不用“不听”,而用“莫听”。
不听,那种坚决,就要运用意志力,跟雨声抗衡。莫听,是你可选择听,但声音也只是外物,你的心可以决定听得到,听不到。着一“莫”字,境界就从容自主起来。
 
 
“何妨吟啸”,那何妨也是一种优游,反正落汤鸡的现实无法改变,倒不如吟起当时的流行曲。无法改变的事情,就让它自然存在吧。
苏老当时只拿着竹拐杖,穿《倩女幽魂》内那种草鞋,从头到脚尽湿,没有骑马。但他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从负面自嘲发掘出乐趣,雨中持杖穿轻便草鞋,比骑马还轻便。
雨停了,金句来了:“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境界较低的是,好了,雨停了,身干了,雨后自有晴天,做人无须在逆境中头发乱了。苏东坡却更通透无碍,雨可以不是雨,逆境中凭心境自乐,于是,晴也不是晴天,万法无常之变已与他心境无关。
我常常想,万一时运低见鬼,也会学苏老,心里无鬼,于是,看不见。看不见,然后转身走开,吟啸:“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七个字的境界,值得我们在无常变化的处境中用来做口头禅。


 
  评论列表
昵 称:
标 题:
评 论:
分享: 0